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是他指证的理由却让人不可信。师兄说,师姐在我们之间很有威信,老二不服,把师姐杀了,老二想夺权。
  我狡辩说:我不是杀手,我一点都不想夺权,因为在同学们中间当领导没有任何好处,也不能搞腐败。我说杀手是林小牧,林小牧说杀手应该是梁冰,梁冰说我不会杀师姐,我也说不清楚谁会杀师姐。最后大家都说不清楚谁会杀师姐,在表决后,没想到圆圆被冤枉死了,我过了第一关。圆圆被冤死了,大家都笑圆圆,说圆圆今天打扮得太漂亮,还戴了一个贝雷帽,有点美蒋女特务的感觉,像杀手。柳絮说:“杀死了柳条,冤死了圆圆,杀手赢了第一个回合。现在除了柳条和圆圆和我这位法官外,其他人罚酒一杯。”
  圆圆说:“冤枉好人,该罚!来,我陪一杯。”圆圆这是欠酒了,自己想喝,圆圆也是海量。圆圆喝了一杯酒还喊着:“我比窦娥还冤,我比窦娥还冤呀。”
  柳絮说:“现在开始第二轮。现在大家闭上眼睛,杀人开始。”我又用食指和大拇指比划成手枪状,把枪口指向了刘曦曦,把刘曦曦毙了。
  大家在柳絮的要求下都睁开了眼睛。这时.柳条的手机响,柳条起身去接电话。柳絮说,柳条已经被杀,淘汰出局了,可以接电话,第二轮被杀的是刘曦曦。刘曦曦你可以留下遗言,你认为是谁杀了你,并说明理由。刘曦曦绝望地望望我,向我求救,好像她真的已经被杀了似的。刘曦曦问我:“你认为谁是杀手?”法官柳絮说话了,柳絮说你要自己判断,不能闻人家。刘曦曦看了一圈居然说我是杀手。我问刘曦曦为什么认为我是杀手?刘曦曦说因为我坐她身边,现在大家都喝多了,枪法不准,杀坐在身边的人能达到一枪毙命的效果。
  我说杀手应该是邸颖。我的理由是:“邸颖和师兄在一个床上睡过一夜,居然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邸颖恨师兄,当然就更恨师兄身边的女人,所以要杀了取而代之。”我这样说主要是想活跃一下现场气氛,顺便也挑拨一下师兄和刘曦曦的关系。刘曦曦在师兄身边情意绵绵的,这样下去不行,师兄虽然是在做秀,但喝了酒,在得意忘形中会出事的。
  我这话一说,惹得大家哄堂大笑,邸颖都笑歪了。没想到我的指证在师兄和刘曦曦那里没有产生预期的效果,师兄和刘曦曦不但没有产生内战还更团结了。刘曦曦只在师兄的鼻子上刮了一下,不知道是惩罚还算是奖赏。邸颖那小蹄子却十分得意,邸颖“性”致勃勃地反问我:“你怎么知道我和老大一夜无事?有事也不让你知道呀。我怎么舍得杀老大的人呢,一夜夫妻百日恩呀!”
  哈哈——大家又笑。邸颖这样说,师兄却不干了,师兄说:“邸颖我们可真没发生什么事呀,你这样乱说我将来怎么对得起女朋友。”邸颖说,师兄你也太不给我面子了,我都和你睡过了你还要找别的女朋友,我恨你、恨你、恨你。”
  我说:“大家都听到了,邸颖杀师兄的心都有了。师兄不承认和邸颖的一夜情是因为刘曦曦,所以邸颖就把师兄身边的女人杀了,邸颖肯定是杀手。”
  邸颖说:“好,好,我承认我是杀手!但是,师兄身边的女人不是我杀的,我要杀肯定杀老二,因为老二冤枉我。”
  我说,邸颖承认了自己是杀手,这又说明她不是真正的杀手了,这是在浑水摸鱼,是杀手的窝藏者。我收回我的指控,杀手是谁呢,我认为是梁冰,据我所知,梁冰和老大是情敌,因为他们都爱上了刘曦曦。梁冰眼见得不到刘曦曦,干脆把刘曦曦杀了,让老大也得不到。
  哈哈——全场哗然。柳絮望望大家,问真的假的?我说,这不是游戏嘛,真亦假来假亦真。我明明知道姚从新和林小牧是情敌,却偏偏说成梁冰和师兄是情敌。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越是挂在人们嘴上的所谓真实,离真实越远。
  二师弟梁冰说:“我也同意是情杀,杀人者是老二,因为他也爱上了老大,老二和老大是‘断背’,是同性恋。刘曦曦对老大好,老二不杀刘曦曦才怪。”哈哈——大家都笑疯了。我说,梁冰你小子真会乱点鸳鸯谱。
  临到钟情说话了,大家望望钟情一下沉默了下来。钟情说,不是情杀。这世界上哪来那么多情杀,有谁还会为了爱情杀人。我认为是争宠,杀人者是梁冰。因为在几年的研究生生活中,梁冰在四个人中最小,也最受宠,现在师兄们都要找女朋友了,找了女朋友师兄们肯定要宠女朋友,所以小师弟要杀几位师兄的女朋友,如果这一轮让他逃脱,下一个肯定是我。
  梁冰说:“杀刘曦曦的不是我,要杀我也杀林小牧,因为他抢走了我的梦中情人。”
  哇!大家一下就炸了,笑得钟情不好意思了。林小牧也笑了,笑得十分开心。
  柳絮说:“好,现在举手表决’,除了被杀的柳条、刘曦曦,被冤枉死的圆圆和我这位法官,还有六个人,在你们六个人中逐个表决,谁得票多谁是杀手,如果得票多的又不是杀手,那就又被冤死了。
  大家表决过后,这次梁冰被冤死了。柳絮说:“杀手又赢一局。现在还剩下林小牧、钟情、邸颖、大师兄、二师兄五个人。在你们中间有一个是杀手。这一轮再让杀手逍遥法外,杀手就赢了。除杀手和法官外,全体罚酒三杯。”邸颖问:“为什么这一轮杀手就能赢,我们还有五个人呢?”柳絮说:“这一轮如果杀手过去了,就意味着杀了一个,又冤死了一个,还有三个人。在三个人中有一个是杀手,下一轮杀手肯定还要杀一个,还剩下两个人,两个人中一个杀手一个游客,表决是一对一,杀手赢。”
  师弟林小牧艰难地喝了一杯罚酒,大着舌头说,还不如被杀呢,这酒实在喝不下去了。我知道师弟的酒量,他是三杯倒,今天坚持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师弟喝过酒摩拳擦掌的,说这一轮坚决不能让杀手过了,杀手过了要喝三杯,我肯定醉。大家都笑林小牧,说林小牧喝酒还不如女生。
  柳絮说:“现在开始第三轮。现在大家闭上眼睛。”
  我用食指和大拇指又比划成手枪状,把枪口指向了师弟林小牧,一枪把师弟林小牧毙了。师弟在钟情的陪伴下有些太得意了,我实在看不惯,不杀他杀谁。柳絮说:“好,杀人结束,大家睁开眼睛。”
  所有的人都睁开了眼睛。柳絮说:“被杀的是林小牧。林小牧可以留下遗言,你认为是谁杀了你,并说明理由。”师弟四处看看说,这杀手怎么这么狡猾呀!都是都不是的。让我垂死挣扎一会儿,让我想想,先让他们说。大家笑。柳絮说:“好,让林小牧多活会儿,杀手也累了,枪法不准了。”邸颖说:“我认为杀手是钟情。”钟情问:“怎么可能是我,为什么?”
  邸颖说:“因为林小牧管你太严,你想杀夫再娶。”哈哈——大家被邸颖的话逗疯了,哄堂大笑。钟情说,你们把我冤死了,就等着罚酒吧。
  师弟林小牧艰难地抬起头,说我还有最后一口气,让我说吧!师弟望望师兄欲言又止,很显然师弟肯定怀疑是师兄,可是师弟又不好意思指证师兄。师弟林小牧说话的声音突然有些哽咽。师弟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该死,因为我对不起师兄呀。师兄你该杀我,该杀我呀!
  师弟这样说,钟情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说: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