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拿他没办法!二师弟梁冰说,他肯定认为世界上的茶叶最好的就是两百元一斤的。我说,他要知道还有一千多一斤的茶叶,他肯定要昏过去。梁冰说,他要知道苏葆帧教授喝的都是一千多一斤的茶叶,他会被惊醒。苏葆帧教授就好这口,喝好茶,在这方面舍得花钱。姚从新送两百块一斤的茶叶当然不行了。
  我说梁冰同学,你说错了,苏葆帧教授恐怕不是嫌茶叶不好,是姚从新太夸张,去的也太不是时候。其实姚从新在这个节骨眼上就不该去,去了也不该送礼,就是带点礼物也应该显得轻描淡写的。一千块钱买那种半斤装的或者三两装的,一个小盒子,揣在书包里,在晚上9点去,去时也不拿出来,先谈论文,临走时谈谈茶文化,然后惊呼自己偶尔意外得茶一盒,拿出茶来,请苏葆帧教授品茗,尝尝茶的品质。这一切都自然而然,你说苏葆帧教授怎么会把一个学生赶出家门,还把自己气得犯病。
  二师弟说要都像你这么会来事就好了。话又说回来了,要是都像你这样会来事,这个世界也就完了。我说梁冰同学你这是在批评我呀,有点文化批判的味道。二师弟说,我不仅仅是批评你也是在批评自己。还不是我们给师兄出的点子,师兄挺无辜的。
  后来,我们去苏葆帧教授家,谈到姚从新的论文,苏葆帧教授把我们带进了书房,苏葆帧教授把姚从新的论文递给我们看。我们发现论文里夹满了苏葆帧教授记下的纸条,论文空白处还有批注。苏葆帧教授说这不是送不送礼的问题,这论文问题很多。他用了三分之~的篇幅来论述文学的本质和特性,这已经偏题了。把论文拿给人家看,看前面部分还以为是中文系学生的论文,而且是五十年代中文系学生的论文。他引用的文艺理论都是过时的。我们当时拿他的一个注释较真,讽刺他弄了一大堆“鸡”吓人,其实已经看出他论文的问题了。
  谈到送礼,苏葆帧教授就来气。苏葆帧教授说他半夜来给我送礼,放进了八个蚊子,我和老伴整整打了一夜的蚊子,你说让不让人生气。关于蚊子苏葆帧教授整整和我们谈了半个小时,这和我们的关注点完全不同。在苏葆帧教授看来,好像送礼是可以理解的,关键是你半夜来送礼,给他送进了无孔不入的蚊子。蚊子要比送礼的事讨厌多了。
  师兄的论文过不了也不是大事,反正他要继续读博士,硕士论文下学期再过也没什么了不起。
  师弟那天请我们吃过大龙虾后就再没有回宿舍住过。据说师弟和钟情在校外租了房子,过起了两个人的好日子。师弟不回来对师兄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可是,就要毕业了,师弟成了律师,二师弟考上了公务员,他们都要离校的。同学几年怎么着也该在一起吃顿散伙饭吧。
  为了使气氛热烈些,不至于让师兄和师弟见了而尴尬,我和二师弟商量干脆把师姐柳条和她妹妹柳絮都叫来,把钟情同宿舍的几位女生邸颖、圆圆也都叫上,多一个女生多一个声音,大家一闹腾也就好了。为了这告别的聚会我和二师弟算是费了心了。
  那天的聚会是男生少女生多,男生就我们兄弟四个,女生却有六个,除了钟情、邸颖、圆圆、柳条和柳絮姊妹俩外,师兄意外地将刘曦曦请来了。师兄请刘曦曦来吃同学的散伙饭让我们大感意外,因为师兄在这之前根本没有给我们透过口风。
  师兄请刘曦曦来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他无法面对师弟,面对钟情,他更无法面对自己的失败,他要找个人充面子,还我自尊,这样看来刘曦曦就是一个不错的人选了。论长相刘曦曦一点也不比钟情差,钟情虽然漂亮、纯情但却没有刘曦曦成熟、性感,也没有刘曦曦打扮得时髦。我们在学校见多了钟情这样的纯情女生,但却少见刘曦曦这样的性感姑娘。当刘曦曦和钟情坐在同一个饭桌上时,刘曦曦立刻吸引了我们的目光。关键是刘曦曦坐在师兄身边还做小鸟依人状,在整个吃饭的过程中刘曦曦还经常给师兄夹菜,还替师兄喝酒,这让人看了眼热。也就是说师兄和刘曦曦的关系不一般了,这不一般的关系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那天晚上师兄和刘曦曦成了我们的中心,我们把各种复杂的目光都投向他们。这让师兄很受用。在酒饱饭足之后,有人提议玩“杀人游戏”。几个女生显得特别激动,说毕业聚会上玩杀人游戏,可以测试一下相互之间的远、近、亲、疏和恩、怨、情、仇。我们一听玩杀人游戏有如此神奇的功效,就参加了。
  在酒精的作用下大家基本上已经到了癫狂状态,柳条的妹妹柳絮向服务员喊:“扑克,扑克,拿扑克。”服务员听到喊声把扑克送来了。柳絮接过扑克,拿出来10张牌。柳絮说:“这10张牌有大王一张,摸到大王者为法官;有黑桃皇后一张,谁摸到了黑桃皇后就是杀手;其他8张牌2张红桃是警察,6张梅花是游客。”
  柳絮起身当着大家的面开始洗牌,柳絮洗过牌后围着大家走了一圈,让大家自由抽牌。在抽牌的过程中柳絮提醒我们都保存好自己的底牌,只有法官亮底牌。结果柳絮手中剩下的牌正是大王。柳絮说:“我是法官,杀手赢了每人喝三杯,杀手输了杀手喝三杯。好,大家闭上眼睛,杀人开始。”在柳絮的命令下大家都闭上了眼睛,柳絮说抽到黑桃皇后的杀手睁开眼睛,其他人不能睁开眼睛,谁睁开眼睛罚酒一杯。结果,我便把眼睛睁开了,因为我抽到了黑桃皇后,我就成了杀手。我向柳絮抛了个媚眼,用食指和大拇指比划成手枪状,把枪口指向了师姐柳条,一枪把柳条毙了。我把师姐毙了就是觉得好玩,师姐是大家都尊重的人,毙了她大家很难判断出谁是杀手。
  柳絮见我杀过人了,就说:“杀人结束,大家睁开眼睛。”所有的人都睁开了眼睛。柳絮又说:“我宣布柳条被杀,柳条可以留下遗言,你认为是谁杀了你,并说明理由。”柳条望望大家,笑了。柳条说:“这谁呀,这么恨我,先把我毙了。”柳条首先把目光投向了师弟,师弟将钟情搂了搂,把目光移开了。我知道柳条也许认为是师弟杀了她,因为柳条就师弟抢走师兄的女朋友公开批评过师弟,师弟很恼火。
  柳条磨蹭了半天也没说话,柳絮便催了。让柳条快点。柳条最后看看师兄姚从新说:“我认为杀我者是姚从新。”师兄问为什么我要杀你?柳条说,你曾经对我在校外和男朋友租房同居提出过批评,说当师姐的这样影响不好。当时我没理你,说你干涉我的私生活。为此,你心中可能对我有气,所以先杀了我。
  哈哈——大家都笑了,笑得师姐柳条脸有些红。师兄说:“我不是杀手。你看你,你这是自暴猛料,其实在座的除了我谁也不知道你和男朋友在校外租房同居。你虽然和男朋友同居,但罪不该死。况且你已经是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晚婚晚育了,你和男朋友同居是合理的。”
  大家听师兄这样说,都望着柳条笑。柳絮说,姐你真是自暴隐私。柳絮问姚从新,你不承认自己是杀手,那谁是杀手?师兄说,“我认为杀手是……”师兄也把目光投向了师弟,可是师兄没有指证师弟,师兄却指证了我。师兄说我是杀手,这让我没有想到,当然师兄的指证是正确的,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