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望望见并没人注意他这才放心。马路对面的店铺正在拆迁,工地上热火朝天的,学校正在重修围墙。
  姚从新走进茶叶店。茶叶店内没有什么顾客,茶叶店老板趴在柜台上打瞌睡。姚从新一进茶叶店便盯着摆着的茶叶罐。茶叶店老板站起来问,同学,买茶叶?姚从新点了点头,说生意不好呀。茶叶店老板说,怎么好得了,这马路对面一拆,把人气都拆跑了。姚从新说对面拆了,你不就少了竞争对手了。茶叶店老板说,唉……茶叶店老板连忙给姚从新介绍茶叶,你看这种怎么样,走得最快,我敢说有一半同学喝的都是这种茶。
  姚从新望望茶叶店老板推荐的茶叶,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捏着那一千块钱,有些不屑地说,这个茶我们喝过,才三十块一斤,太便宜了。茶叶店老板见姚从新这样说来了兴趣,又介绍另外一种,同学,还有好的,你看这是六十块~斤的。姚从新像个大款似的,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踱步,认为还是便宜。茶叶店老板狠了狠心,问一百块一斤的你要吗?姚从新笑笑问,你们这最贵的茶叶多少钱~斤的?
  茶叶店老板兴奋得不得了,介绍道,特级。贵。两百块一斤,二十块一两。姚从新目光在货架上扫描,要看看。茶叶店老板将一个茶叶罐抱到柜台上给姚从新看。
  茶叶店老板嗅着鼻子,说你闻,你看,这茶……姚从新和那三十块一斤的对比了一下,也没看出来什么差别,也闻不出什么名堂。茶叶店老板说,这可是好茶,这茶一泡出来每一根都是立着的,可以在杯子里走路。姚从新笑了。茶叶店老板当即给姚从新泡了一杯。茶叶店老板说,这一杯茶在茶馆喝那可是好几十,我今天给你泡一杯,我自己都舍不得泡,泡两杯我可就亏大发了。
  姚从新端着茶很在行的样子,抿一口含在口中,端着杯子在眼前晃了又晃,说好茶,真好茶呀。茶叶店老板伸出大拇指直夸姚从新,说姚从新知识面广,不是硕士也是博士。姚从新被茶叶店老板夸得飘飘然了,就很爽快地说,好,就是它了,我来五斤。
  什么?茶叶店老板基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姚从新把手从裤子口袋里抽了出来,把一千块钱往柜台上一拍。说我要五斤。茶叶店老板望望钱开心地笑了。茶叶店老板慌忙从里面屋里搬出了一个更大的茶叶罐。说你看,这是整五斤装的,有四斤半。
  不够呀,姚从新说。茶叶店老板指指那个小茶叶罐,另外半斤摆着当样品,我们一两也没卖出去。姚从新问这么好的茶怎么没卖出去?茶叶店老板嗨了一声,说同学们平常谁喝这么贵的茶呀。姚从新想想也是,我们平常也不舍得喝这么贵的茶。茶叶店老板说,同学你肯定是买了送人的?姚从新说你怎么知道?茶叶店老板说你现在虽然是硕士博士了,但现在肯定还不是大款,还没钱,你买这么好的茶肯定是送人的。姚从新点了点头说,你真是好眼力。
  茶叶店老板有些得意,说同学你早说呀,我们这有上好的包装盒,一斤一装,包你满意。姚从新正愁这五厅茶叶怎么拿呢,一听茶叶店老板这样说简直是大喜过望。茶叶店老板拿出一个包装盒来给姚从新看。
  哇塞,这么大。
  茶叶店老板说,同学你这就不懂了,这样才显得大方。这可都是木制的。同学,先说好了,这包装盒三十块钱一个。姚从新说,太贵了吧!茶叶店老板说,我们看你买得多,包装盒不挣你的钱,算你二十块一个,这是进价。姚从新点了点头。茶叶店老板连忙给姚从新包装。然后,姚从新抱着五个大茶叶盒子走出了茶叶店。茶叶店老板在茶叶店门口送别,说同学慢走。姚从新艰难地回过头来说,这五斤茶叶不重,这五个包装盒却很有分量。茶叶店老板说,是呀,都是木制的,环保。这才显得你礼物的分量。姚从新抱着五个十分夸张的茶叶盒子穿过了马路。姚从新走了一半又回来了。姚从新抱着茶叶盒来到茶叶店门前。茶叶店老板走了出来问姚从新怎么了?我可不退货。姚从新说,现在不是送礼的时候,我这东西又不能拿回宿舍。我把茶叶先放到你这,天黑了来拿。茶叶店老板爽快地就答应了。
  夜里,姚从新抱着五个大茶叶盒子来到了苏葆帧教授的门前。姚从新放下茶叶盒子,看了看表,然后四处望望,见没有行人,这才敲苏葆帧教授的门。姚从新轻轻敲了两下,听听屋里没有动静,又重重地敲了两下。姚从新被自己的敲门声吓了一跳。姚从新连忙四处看了看。这时,门突然开了。姚从新看到穿着睡衣的苏葆帧教授有些犯傻。苏葆帧教授问,谁呀,这么晚了。姚从新诚惶诚恐地回答,是我,我是姚从新。苏葆帧教授问,姚从新同学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姚从新又看看表说,不晚、不晚,才11点。我们平常12点熄灯了都还不睡。苏葆帧教授说,我可不能和你们年轻人比,我十点准时睡觉。
  姚从新听苏葆帧教授这样说,不知道怎么说话了。苏葆帧教授又问,你到底有什么事?姚从新说,我就是想来拜访你一下。姚从新说着把脚边的茶叶盒往苏葆帧教授家搬。苏葆帧教授挡在门口,问这是什么?姚从新抬起头来,说是茶叶,最好的茶叶,两百多一斤的。苏葆帧教授问,你拿茶叶干什么?姚从新说,孝敬你老人家呀!
  姚从新后来给我们说他送礼的经过,把我们都吓住了。他居然在11点多去苏葆帧教授家送礼,苏葆帧教授平常有早睡的习惯谁不知道。当苏葆帧教授看到姚从新的五个大茶叶盒子时脸色肯定黯淡了下来,而姚从新却不识时务地说,我知道你不喝酒,不抽烟,只喝茶,我就给你……苏葆帧教授的脸色当然越来越难看。当苏葆帧教授问你送礼想让我帮你办什么事时,姚从新居然回答说,还请苏葆帧教授高抬贵手,放我的论文过关。
  苏葆帧教授一脚就把茶叶盒子踢出了门外。
  混账,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这是谁教你的德行?出去。
  姚从新被苏葆帧教授的突然发作击蒙了,一个趔趄便出了门。身后“咣”的一声门被关上了,姚从新望着门定在那里。
  据后来苏葆帧教授的夫人张老师说,苏葆帧教授把那个叫姚从新的同学赶出了门,靠在门后就不行了,摇摇欲坠的。好在我从卧室出来了,知道他心脏不好,要犯病了,连忙把硝酸甘油塞进他的嘴里,否则就出大事了。
  我们听张老师这么说也吓出了一身冷汗,张老师问姚从新11点去送礼你们知不知道?我和二师弟连忙回答不知道。我们的确也不知道,虽然我们知道姚从新要去拜访苏葆帧教授,可是我们没让他那么隆重地抱着五个大礼盒,在11点去给苏葆帧教授送礼呀!我们对张老师说,那天夜里姚从新在12点多钟回到了宿舍,我们当时都没睡。我们打开门,见姚同学抱着五个大茶叶盒站在门口,满头大汗。我们说师兄你这是干什么?姚从新一进门就说,我把事情搞砸了。
  当我们知道事情的经过后,我们只有打自己脑袋了。我们说,天呀,你真是个傻B,你让我们怎么说你。姚从新说,怎么啦?我们哭笑不得,一个劲地摆手。我们说,行了,行了,什么都别说了,把那茶叶盒扔了,把茶叶分给大家喝吧。姚从新问,这茶叶还不够好?我们说,算了,不说茶叶了。师兄出门我和二师弟在宿舍哈哈大笑。我说,真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