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又哼着歌提着温水瓶回来了。我和二师弟上前接过师兄手中的温水瓶,开玩笑地问,你打的开水里不会放了钟情药吧?师兄不屑一顾地斜眼看看我们,说想什么呢?想吃钟情药没门,这药你们知道我花了多少钱吗?上万,上万呀!就那么一小瓶要花上万块钱,我可不舍得给你们吃。再说,你们吃了也没用,你们又没有女朋友,这药只对彼此相爱的人有用。
  二师弟问,那你什么时候请钟情吃饭,我们也去,我们看看效果如何,如果效果很好,我们都想弄点,给钱,一分钱都不少你的。师兄十分得意,说当初研究钟情药的确考虑到了市场前景和巨大的经济价值,连你梁冰没有谈恋爱的都感兴趣了,那些正在谈恋爱的肯定更感兴趣,特别是那些正在恋爱却又出现问题的青年男女为了挽救自己的爱情,那就更感兴趣了。一万块钱一小瓶不算贵呀,因为爱情价更高,爱情是买不来的。我说,那你请钟情吃饭时可别忘了我们。师兄说,等通知吧,就在这两天。
  我们正说着话,师弟回来了,师弟身后还跟着钟情。钟情站在门口有些犹豫,显然进门有困难,这和过去钟情来我们宿舍风格不太一样呀,过去钟情来我们宿舍都是风风火火闯着进来的,如入无人之地,钟情羞涩地来了这让我们不习惯。钟情进了门,见了我们说,大家都在呀,太好了,我今天请大家吃饭,都赏光呀。
  钟情要请大家吃饭这让我们有些吃惊,师兄上前说,你请吃饭怎么不和我商量一下。钟情说,这不是在和你商量嘛,你不会没时间吧。师兄说,巧得很,我正和两个师弟商量请吃饭的事情呢。钟情望望师弟说,那太好了,那就一次请吧。
  师兄望望我们有些得意,手下意识地伸进了口袋。我和二师弟互相望望,有些紧张,因为师兄肯定把钟情药攥在手心里了。钟情简直是自投罗网呀。在去餐馆的路上,师兄搂住了钟情,这没什么稀奇的,可是,钟情却又挽住了师弟的胳膊。他们三个走在前面谁也不说话,我和二师弟走在他们身后,看在眼里觉得有点乱。二师弟在我的耳边悄悄说,今晚的饭不好吃,既要防着师兄下药,又要注意两个9币兄打架,你看这阵势。我说,严防死守,严防死守。
  大家来到了一个酒楼,这恐怕是我们学校附近最好的酒楼了,平常我们是不敢光顾这个地方的,吃不起的。在大家选座位时,我有意坐在了钟情和师兄之间,二师弟坐在了师兄和师弟之间。这便宜了师弟,他刚好和钟情挨着坐了。师兄望着我们有些不满,可是又说不出什么,无奈。我说,师兄我和你坐在一起是想和你多喝一杯。师兄说没啥、没啥。
  钟情拿着菜单开始点菜,点的都是贵的,师兄有些皱眉头。钟情说,今天这顿饭由我请,你们马上就耍毕业了,我要好好谢谢你们,特别是感谢姚师兄对我的照顾。师兄说,你今天怎么这么懂事了,要是平常都这么懂事就好了。钟情说,将来我一定会更懂事的,你放心吧。钟情说着把菜单递给了师弟,说话的声音也提高了,口气也硬了,说你点吧,别搞得没事人似的,只享受现成。师弟连忙接过菜单居然点了一只大龙虾。师兄有些急了,说师弟你也不能这样宰你师兄呀,点龙虾……师弟说,今天不让你买单,由我买单。师兄看看大家说,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师弟居然请师兄吃龙虾了。师兄对钟情说,那咱们下次再请,今天咱吃师弟,吃师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钟情笑笑说,那今天就算我和林小牧请客吧。
  我和二师弟算是看出点名堂了,可是我们又不好说什么。师兄不知道明白没有,坐在那里不出声,脸色有些难看,一直等到钟情起身敬酒,师兄脸上才有了笑。钟情走到师兄身边,钟情说我不会喝酒,可是我今天要敬你三杯。师兄说,你疯了,喝醉了怎么办?钟情说人生能有几回醉,我敬你三杯酒要说三句话,钟情说着把酒一口喝了。钟情说这第一句话就是,谢谢你对我的资助,使我没有失学,没有变成一个坏女孩。师兄说,你说什么呀,怎么旧事重提。钟情自己又倒了一杯酒,说师兄你是个好男生,可我不是一个好女生,其实我不配做你的女朋友,钟情说着又干了。师兄望着钟情也连忙喝了。师兄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太客气了。钟情又倒了第三杯,钟情说从今天起我们就只是师兄和师妹的关系了,我希望你将来幸福,给我找一个好嫂子。钟情说着又一口喝了,喝完就坐在那不动了。二师弟连忙给钟情夹菜,说喝酒不吃菜必然醉得快,快吃点。钟情抬起头,说谢谢师哥,眼泪下来了。
  师兄端着那酒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站在那里。我看着师兄眼睛一直看着酒杯,定定的。我说师兄还站着干啥,坐下吧,喝!师兄坐下了,把那苦酒一饮而尽。这酒是师兄的断肠酒,是钟情的落泪酒。
  二师弟不断地劝师兄和钟情吃菜,说这才开始呢,不要喝得太猛,有话慢慢说,有酒慢慢喝。我看到师弟自己在那喝闷酒,也已经喝了好几杯了。我对师弟说,你不能一个人喝呀,来,我们走一个。师弟一句话都没说把酒喝了,然后师弟打开了自己的书包,从书包里拿出了两万块钱。师弟把钱放在了师兄的面前,师弟说:“师兄我对不起你!”
  师兄望望钱,说你干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拿这么多钱赔偿损失?师弟苦笑了一下,这钱不是赔偿你损失的,你的损失我用多少钱都赔偿不了。这钱是你资助钟情上学的钱,我们把它凑齐了,现在把这钱还给你,谢谢你对钟情无私的资助。师兄说,我资助钟情的钱怎么让你还,这关你什么事?师弟不知如何解释,求救地望望我。我看看师兄见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知道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我把两万块钱帮师兄收了起来,说这钱肯定够今天晚上买单的了。这时,师兄突然掏出了身上的钟情药,师兄拿着药在眼前摇着,我和二师弟十分紧张地望着师兄。师兄举着钟情药问钟情,你知道这是什么?钟情说不知道。师兄说这是钟情药。钟情说,什么钟情药,不懂。师兄说吃了这个药,相爱的人永远钟情,永不背叛。钟情脸上露出了好奇的神情,钟情说,世界上还有这么奇怪的药?师兄说这药以你的名字命名,我就是为你研制的,你敢吃吗?
  钟情问,我吃了有用吗?师兄说当然有用。
  钟情问,我吃了会对谁钟情?师兄说当然是对我。
  钟情说,既然是吃了钟情药相爱的人永远钟情,那我吃了也不会对你钟情呀!
  师兄问为什么?钟情说:“因为我们彼此并不相爱了,我吃了你的钟情药肯定也不对你钟情了。”
  师兄道谁说我们彼此不相爱了,我还是爱你的。
  钟情说可是我却不爱你了。
  师兄问那你爱谁?
  钟情望望师弟,说我和林小牧好了。钟情说,即便我吃了你的钟情药,也只能对林小牧钟情了。
  师兄显得很绝望,不过说话还算平静。师兄说既然这样,钟情药还是我自己吃吧,两个人吃了钟情药彼此钟情,一个人吃了钟情药就会对自己钟情。师兄说着要打开那瓶子。钟情说我希望你不要吃,爱应该是自由的,爱不应该被药物支配;爱应该是彼此的,爱不应该一厢情愿。二师弟冷不防抢过了师兄手中的小瓶子,抬手向门外扔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