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你们听听,这对你们也许有启发。 平常师兄绝少提及家里的事,很神秘。如今他要主动讲述自己的革命家史了,我们当然有些兴趣。
  师兄说,我们家那可是个大村子,叫姚家湾,四处都是山,据说山上有大煤矿,大煤矿有没有不敢说,遍地是煤是肯定的,挖地三尺就能挖出煤来。在国家能源不太紧张的时候,煤不值钱,山外好多国营大矿都亏损,小煤窑就更别说了,谁挖煤谁赔钱,所以姚家湾就没有认真开采过煤矿。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国家能源开始紧张了,挖煤能赚钱了,听说山外有人靠挖煤都发了大财,过上了好日子了。姚家湾人一合计,决定在电视上做广告,招商引资,说姚家湾有大煤矿,欢迎各地的人都来开采。于是,人们蜂拥而至。
  为了对蜂拥而至的采煤人进行有效管理,姚家湾人还专门从省城大学里请来了专家学者,还成立了煤矿管委会。在专家学者的指导下,姚家湾煤矿管委会做出如下决定:一、采煤是有风险的,各采煤人要自己注意安全,发生事故概不负责,不支付医疗费、丧葬费;二、采煤是可以的,是欢迎的,但必须领取采煤许可证,禁止非法采煤;三、为了便于管理,为了保证利益公平分配,必须要两人以上合伙成立股份公司;四、由于煤矿是在姚家湾发现的,姚家湾又是著名的老区,为了照顾老区人民的利益,规定采煤许可证只发放给姚姓山民,此“采煤许可证”不允许转让给非姚姓的外地人;五、外地外姓人若想要在此采煤,必须办理暂住证,才可获得与姚姓山民的“投资合作权”;六、此投资合作权证可以转让,必须在姚家湾煤矿管委会开设的转让交易厅里,禁止非法场外交易;七、具体转让价格由双方自己商定,完全是市场经济。但为了公正合法,姚家湾煤矿管委会向双方各收取转让税,以资证明。
  师兄说,我爹是姚家湾土生土长的纯正的姚姓人,挖煤不挣钱的时候,我爹曾读过中专,学财务,当过大队会计,加上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矿工,有开采经验(这以我家的采煤簸箕、采煤铲为证)。这样我爹就很顺利地领到了采煤许可证。我爹领到了许可证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找一个合作者,按规定成立股份公司,因为开煤矿是要钱的,我家当时哪有钱。想与我爹合作开公司的人很多,我爹选中了我三舅,我三舅是大款。我三舅虽然不姓姚但毕竟是我家的亲戚呀,我三舅不但有钱而且走南闯北多年,有见识。这样我三舅与我爹的合作洽谈得十分成功。新公司决定按股份公司来设立,我爹占有70%的股份,我三舅占有剩下的30%的股份,总投资一百万元。股份公司成立股东出资的时候,我爹又发愁了,哪来的钱呀!正在我爹发愁的时候省城的专家告诉我爹了,说家里的采煤经验都是知识产权,采煤簸箕、采煤铲都是钱,就可以占70%的股份了,这样我爹就算是出资七十万了。当我三舅真正出资的时候,省城的专家又提醒我爹,由于此项目是我爹争取到的,我爹具有许多的无形资产,并且我爹的许可证不能转让买卖,所以我三舅不能按我爹的同等价格交纳股金,必须溢价。
  我三舅开始不愿意,可是看到有那么多人愿意合作,我三舅经过考虑欣然同意了,交纳了二百一十万元获得了30%的股份。我三舅走南闯北有江湖经验,在新公司诞生后,我三舅将30%的股份又翻倍以四百二十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了没有路子却想发大财的几个外地人。而后我三舅继续与不断获得新的采煤许可证的其他姚姓人攀亲带故,进行新的合作。
  我爹的煤矿挖掘股份公司,目前拥有二百八十万元,如果按一百股来计算,平均每股二万八干元。这样,我爹在公司一成立就拥有了一百九十六万元的资产,占70%的股份。几个外地人花了四百二十万元占有30%的股份,而资产只相当于八十四万元。我爹是第一大股东,拥有绝对的权力。我老爸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也未搞明白怎么就获得了这么多的钱财,反正知道这采煤许可证是最好的东西,股份制是催化剂,其次姓姚的命里注定的要发财。有了钱的我爹穿上了名牌衣裤,手拿大哥大,还出国考察。这时,我爹已经对真正的开发煤矿不太感兴趣了,既然开公司挖煤矿都只是为了钱,而现在却不费吹灰之力便有了钱,还挖什么煤呀。
  公司开采一年了并未发现什么大煤矿,都是小矿脉,没挣到钱。可是,投下巨资的凡个外地人若不挖出煤来就会血本无归,整天吵吵着让我爹心烦。我爹发愁找省城的专家请教,经省城的专家一指点,我爹高兴了。我爹根据省城专家的指点先找熟人作价,算出了三十万元算是公司一年的收益。为了符合姚家湾煤矿管委会扩大再生产的规定,我爹说,为了企业发展,就不进行现金分红了,分股票。按比例10股送2股。我爹分得14股,几个外地人分得6股。由于企业发展前景极其广阔,发掘出大煤矿的可能就在眼前,准备购买新的采煤设备,需要大家共同投资。准备10股配3股,每股价格十万元。我爹发现每股要花十万元,与自己开始获得的一万元~股相比贵了太多,若足额认配则要拿出一大笔钱,这对我爹来讲没有吸引力也没有这么多钱,我爹放弃了这次配股机会,说让几个外地人更多分享公司未来发展的成果。我爹不参加配股,几个外地人不同意。可是,根据先进的股份公司的管理规定,我爹完全合法合理。几个外地人在不愿造成更大损失的情况下,砸锅卖铁只有参加配股又缴纳了一笔钱。
  几天后公司的股份变动刊登了出来:公司总股本变为130.8股,资产合计四百一十八万元,第一大股东我爹拥有84股,拥有二百六十八万元,几个外地人拥有46.8股,拥有一百五十万元。看着股份变动报告,我爹感叹着股份制的神奇,一开始不就是那个不值钱的采煤许可证吗?股份制届现在一下子却拥有了这么多的钱,现在采煤许可证还是不许转让,将来容许转让,最少可以值二百六十八万元,若按交易所那些外来人相互间的转让价格计算可卖九百多万元呢!我爹明白了,怪不得有这许多人在大谈股份制和资本运作,一股份制不用干事就挣大钱了,我爹睡觉都要笑醒了。
  外地人看着股份变动报告,怎么也弄不明白钱都到哪里去了。我三舅赶忙上前来解释说,许可证不许变现流通,比不上你们的投资合作权证可转让买卖,所以你们的钱不在这里,在转让交易大厅的告示牌上。不是还有人买吗!这叫虚拟经济!懂吗?几个外地人疑惑着走了,看来股份制是搞不懂了,只有寄希望挖掘公司挖出大煤矿了。
  我爹并没有挖到大煤矿却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成了周围十里八乡有名的巨富,姚姓村民纷纷前来取经。有些姚姓山民在取得采煤许可证后,急不可耐地在姚家湾到处瞎采煤,没有挖到煤一不小心还亏了本钱,合作投资的外地人亏得跳楼。煤矿管委会在这些公司门口上挂上了警告牌子,据说是对这些公司的惩罚。我爹大骂这些姚姓宗族的愚蠢,你们费力瞎经营什么?煤是那么好采到的吗?有了采煤许可证就只会在姚家湾上采煤吗?动动脑筋嘛!重要的是保住这不可转让的采煤许可证,多搞资本运作等等!随后还给这些姚姓宗族出了一些点子,诸如通过增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