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吴笛放眼世界了,也就不吭声了。
  后来,吴笛自己做主为方正先生在驾校报了名,交了费。方正先生也就不得不去学开车了。可是,方正先生学了一年连“移库”都没考过。方正先生无所渭,可是教开车的师傅不干了,因为谁带的学生考不过就扣谁的奖金。师傅说,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学员,如果大家都像你那么笨,我们当师傅的吃个屁!
  师傅的这话有点重,也有点粗,方正先生当然受不了。一个堂堂的大学教授被一个教开车的师傅训,这太伤方正先生的自尊了。方正先生坚决不去驾校学车了,那几千块钱也不要了。从小到大方正先生都是优等生,没挨过老师的训。当了教授只有他训斥学生的,哪有被人家训过。方正先生没有和驾校师傅理论,回家和小师母理论开了。说吴笛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有能力的人谁会去亲自开车。吴笛当然不敢说方正先生没能力,只能说有个驾照总比没有驾照强。你不学算了,我明天去找你已毕业的弟子,给你弄个驾照。方正先生一听急了,说吴笛这不但是弄虚作假的问题,完全是没安好心。方正先生说:“你想害死我,我不会开车,你给我弄一个驾照,这是想让我出车祸。”
  从此吴笛再也不敢提让方正先生学开车的事。白白扔几千块钱是小事,方正先生自尊心受到伤害是大事,夫妻感情是大事,方正先生的生命那更是天大的事了。由于方正先生学开车的失败,吴笛也就打消了自己去学开车的念头。这是因为方正先生的失败直接打击了吴笛的自信。方正先生是吴笛的崇拜对象,方正先生一个男人都过不了关,自己是个女的就更过不了关了。再说,如果吴笛真去学开车而且还考过了,那不是给方正先生好看嘛。吴笛这么聪明的人会想不到!
  为此,汽车热最终也没有热进方正先生家,这很不容易,要知道师母吴笛可是一个最喜欢赶潮流、追热点的人呀。方正先生没有车,可方正先生出去开会进行学术交流的活动又太多。这就很不方便。当然,方正先生出差如果向学校要车,学校是可以派车送的。但是向学校要车手续太麻烦,要提前申请,填派车单,还要找领导批,最终才安排车。方正先生要了几次车后,也就够了,太麻烦,所以方正先生出门也只有打出租车来了。”
  方正先生前几天出差去机场坐的就是出租车。那天方正先生有课,他一定要坚持把课上完再走。为了挤出时间给学生上课,他让法学院同去开会的刘明华教授先去了机场,把机票都换了登机牌。这样方正先生至少省下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方正先生这种对教学负责任的态度让弟子们非常感动。方正先生上完课急急忙忙叫了辆出租车就出发了。那出租车太旧,在高速公路上就像个乌龟爬,而其他车就像兔子一样呼呼地从身边窜过。这样的龟兔赛跑谁遇上心里也不舒服。方正先生的时间的确不多了,刘明华教授帮他办了登机牌,如果没登机.航班等他是要误点的。方正先生当然不希望由于自己的原因让一个航班误点。上车后方正先生就不断地看表,十分着急,可那天老板又碰到了一位贫嘴的出租车司机。出租车司机不好好开车从后视镜里看看方正先生,没话找话说:“我猜你是一个知识分子。”
  方正先生闭着眼睛回了一句:“何以见得?”方正先生随口回了一句,打开了出租车司机的话匣子。出租车司机说:“干我们这一行的见的人多了,你肯定不是大款,大款有大奔,去机场不会打的;你更不是下岗工人,下岗工人坐不起飞机,坐飞机也不会打的,坐机场大巴;你也不是白领,自领穿戴比较时髦;你不是公务员,他们出差有车接送;你只能是知识分子,搞不好在大学当老师。”
  本来出租车司机想把方正先生逗乐,可方正先生没乐,方正先生没好气地说:“你可以给人家相面去。”出租车司机说:“你是一个有学问的人,但不一定有钱。请教一下你对中东局势怎么看?”方正先生说:“我研究的不是国际政治是国际经济法以及证券法。”
  出租车司机说:“哦,那是在研究钱呀。是呀,要想有钱,就要研究钱,谁研究政治呀。要不了多久你就会成为大款。”
  方正先生皱了皱眉头,方正先生皱眉头那就表示十分不满了,出租车司机却看不出来。出租车司机继续侃侃而谈,说:“光有知识还不行,还要有钱。有知识可以名扬天下,有钱可以走遍天下。”出租车司机谈性正浓,方正先生有些焦急地又看了看表。方正先生没好气地催出租车司机:“还是请你快点,我要误飞机了。”
  出租车司机说:“我已够快了,再快就要飞起来了。”
  方正先生望着窗外像风一样超过去的各种车辆,不再搭理出租车司机。在心里觉得可笑,这个出租车司机也是,人家在火里他在水里。他咋这么贫呢,难道这就是贫嘴出租车司机的幸福生活。出租车司机又说:“我估计‘哈玛斯’的汽车炸弹也不过这种速度。”方正先生突然严厉地说:“请你闭嘴,好好开车。”出租车司机不高兴了,车反而慢了,没好气地说:“你应该搭前面那辆车。”方正先生问:“哪辆车?”出租车司机望着刚超过去的宝马,说:“就是那一辆。”方正先生望塑过去的宝马,脸涨得通红。方正先生突然说:“停车,停车。”出租车司机望望方正先生问:“你不是赶时间吗,停车干吗?”
  “让你停车,你就停车。”
  出租车靠路边停下了,方正先生就下车了。方正先生下车对出租车司机说:“你走吧,我不坐你的车了。你以为我拦不住宝马。”出租车司机望望方正先生,摇摇头说:“这人有病。”出租车司机说,“我跑了一半了,你总要给我钱吧。”方正先生扔给了出租车司机一百块钱,说:“不用找了,你走吧。”
  方正先生赶走了出租车司机开始拦车。当时,方正先生站在高速公路的护栏边.向飞驰而来的车辆长长地伸出了手,可是一辆接一辆的车呼啸着从他身边驰过,没有一个停车的。方正先生灵机一动,拿出了一百块钱,让手中的钱迎风招展,可是,飞驰的车辆连一个减速的都没有。方正先生收起钱又整理了一下西服,又站在了路边微微地举起了右手,如检阅三军仪仗队的国家元首,十分矜持。可是,还是没有一个停车的。方正先生到了飞机起飞也没有搭上车,只有给同伴刘明华教授打电话,让他做一下解释工作,不要飞机等了。后来方正先生拦了一个夏利,比出租车还慢,是黑车,也收钱,到了机场飞机都起飞好一阵了。方正先生误机后等到晚班才改签上。这件事深深地刺激了方正先生,所以当师弟找方正先生谈论文开题时,方正先生和师弟谈了一上午的误机遭遇。
  师弟说,通过这件事让我们看到了方向盘的重要性,手中掌握方向盘就等于掌握住了主动权,我建议先生你买个车。方正先生说,买车我又不会开。师弟说,我们几个都有驾照,都会开,特别是师兄车开得可溜了,等我们毕业了,你新招的研究生无论硕士还是博士你都要求他们去学开车,这样你不但有了司机,而且又让弟子学到了一技之长,将来走向社会是大有用处的。二十一世纪看中国,中国人都会开汽车。师弟的最后一句话把方正先生逗乐了。不过,方正先生显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