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你什么时候又学会拍马屁了?”师兄让师弟说得不好意思了。
  师弟说:“我是实事求是,我师兄是帅哥,这是本校公认的。现在把你的照片发过去吧。”师兄担忧地望望站在一旁的我和二师弟,说:“真发呀!”二师弟说:“发吧、发吧,没事。这不说明问题,万一有什么问题,你可以不承认,就说有人开玩笑发的。”师兄还在犹豫,师弟说:“你不是要帮助这位大二女生吗?你不发照片人家就要走了,人一下网,那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师兄说:“发就发,这没什么怕的,不过不能用我的邮箱发,用师弟的邮箱发,这样有问题了我就不承认。”师弟同意了师兄的方案。师弟将9币兄的照片发过去后,大二女生马上就回话了,说:“果然不错,就卖给你了。”
  师弟:“你愿意卖,还要看我是否愿意买,你的照片也发来!”当我们看到大二女生发来的照片时,我们不由惊呼:“哇——美女耶!”我们都睁大了眼睛。
  师兄居然决定要和大二女生见面,这使我们对他刮目相看。师兄是这样对我们说的,师兄说:“见面就见面,不见面怎么知道她遇到了什么事,不知道她遇到的事怎么帮她。”
  最后我们商定,师兄真要和这位大二女生见面也可以,我们必须为其保驾护航,大家分工,由师弟贴身保护,我和二师弟在外围。师弟虽然年龄比师兄小,但毕竟是情场老手,阅人无数,经历的美女比师兄见的还多。师兄可是处男,不知女人的深浅,一不留神栽进去,那可是灭顶之灾,死无葬身之地!
  师弟笑着说:“你看她的照片,肯定不是骗子,哪有这么纯情漂亮的骗子呀,就是骗子被这样的骗子骗一回也值了,不就是一万块钱嘛!师兄,我要有你的家庭条件,我的老爸要是大款,一万我肯定干。既慰劳了自己也帮助了他人,两全其美呀!”
  师兄骂师弟无耻,说:“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可不是嫖客。”
  师弟说:“什么嫖客不嫖客的,你不是要找个处女结婚嘛,你把她搞定,一了百了。比一般的嫖客高尚多了,既实现了理想也帮助了他人。”
  “放屁,我会找一个在网上公开出卖自己的女生做妻子?这是对我的侮辱,也是对我未来妻子的侮辱,说穿了是对你未来嫂子的侮辱……”
  “打住!”师弟最怕师兄上纲上线,师弟指指电脑显示屏说:“人家要和你约定见面地点?”
  大二女生说:“虽然看了照片,但双方应该先见见面找找感觉,有了感觉再交易。为了安全起见,第一次见面应该在集体场合。这叫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哈……瞎了吧!”师兄开始嘲笑我们,“你们的方案一套一套的,人家在集体场合见面。这叫狼怕狗,狗也怕狼。”
  “谁是狼?”师弟问。
  师兄说:“你们不就是色狼嘛!”
  师弟说师兄不知好歹,大家讨论了半天还不都是为了你,你却说我们是色狼。师兄呀,你平常挺厚道的,在这个问题上薄了去了。师兄说,我可没有嘲笑你们的意思,我是觉得她有智慧。这大学生就是不一样,干什么都出人意料。
  师弟问大二女生在什么地方见面?
  大二女生:“在我们学校。”
  师弟:“你是哪个学校的?”
  大二女生:“B大。”
  “什么?”
  这下我们四个都惊呆了。她……她居然和我们在同一所学校!面对这位同校的大二女生,我们都有些气急败坏。我们也说不清楚什么心情,这就像看一场戏,把人家的妹妹拿来说事怎么着都可以,如果把自己的妹妹拿来说事那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我们望着显示屏半天都回不过神来,特别是师兄沮丧得像一只落水狗,嘴里只会“我操、我操”地吆喝。我们在那里发呆,大二女生却一股劲地在问,你们知道B大嘛;你们知道B大嘛?师弟没好气地回答,谁不知道B大,天下人都知道!大二女生说,那你怎么不回答我?师弟说,刚才上卫生间了,有点恶心,想吐又吐不出来。大二女生说,你没什么病吧,我可要卖给一个健康人。师弟说,我没病,你才有病呢!刚才一只苍蝇飞进了我的嘴里。
  哈哈……大二女生说,肯定不是苍蝇,是蜜蜂,你的嘴甜。大二女生说:“你来过B大吗?”
  师弟:“我就是B大的。”师弟正要把这条信息发出去,被师兄按住了手。师兄骂:“你傻B呀,你不能告诉她我们是一个学校的,这成什么了。学妹卖、学兄嫖,丢了八辈子的人了。”
  “就是,”二师弟也说,“老三你怎么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留,拆穿了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师弟说:“不是要诚实信用嘛,我这是诚实呀!”。我说:“你已经把大家诚实得体无完肤了。”
  大二女生有些急躁,说你怎么这么慢呀!又有苍蝇飞进嘴里了。
  师弟把刚才的一句换成了:“去过B大。”
  大二女生:“去过学术交流中心吗?”
  师弟:“去过。”
  大二女生:“那我们在学术交流中心见。”
  “我操!”师弟回头望望我们说,咱们的学术交流中心成了肉体交流中心了。师兄直摇头,就像喝了一杯苦酒,有苦还说不出来。那里可是本校学术交流的地方,是知识的殿堂,被大二女生一挥手就玷污了,玷污了。
  大二女生:“学术交流中心今晚有方正教授的讲座,讲中国证券市场的,题目很大,也吸引人,叫《做多中国》,妈的,我听听他到底怎么‘做多中国’。”
  啊……
  我们这下笑不出来了,因为方正教授是我们的老板,也就是我们的导师。
  大二女生:“还做多中国呢,中国股市就像一个婊子,一个无底洞,它榨干了中国股民的血。”
  “他妈的,一塌糊涂。我没法聊了。”师弟一下就跳了起来。连师弟都受不了了,这是史无前例的。我们歪在床上叹气,二师弟又上去了。我们不忍心再看了,受不了。二师弟上去不大一会也跳了起来。我们连忙过来问怎么了,二师弟指着显示屏让我们看。
  大二女生:“为了不认错人,我们还是应该有个接头暗号。”
  二师弟:“好!”
  大二女生:“我们去听方正教授的讲座,接头暗号要和讲座内容相符,这才和当时的语境相符。”
  二师弟:“用什么接头暗号?”
  大二女生:“到时候我就问:‘今天讲什么内容?’你就回答:‘做多中国。’怎么样?”
  嗷嗷……我们在那里叫唤,不知是笑还是哭,就是觉得心口痛。师兄狠狠地瞪了我们一眼,说你们嗷嗷什么,还能笑得出来?我说我们不是在笑,的确让人笑不出来了。我们只有痛苦地憋在那里,心中堵得慌,在那里感慨。
  我操,大二女生把方正先生讲座的内容当嫖客和妓女接头的暗号了,这简直是太那个了,大不敬、大不敬呀!
  “睡觉,”师兄下命令了,“明天晚上咱就根据她的暗语接头,我要逮着她,好好教训她。她不仅打了我们的脸,还在我们老板脸上吐了口水,太可恶了。谁对我们老板不敬,我们就和她没完。”
  师兄是一个护短的人,平常我们什么玩笑都可以开,就是不能垒老板开玩笑。师兄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哪有拿自己父亲开玩笑之理。我们

[1] [2]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