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早文学 -> 首页 -> 2007年第6期

桃 花

作者:张 者


分之百合法,因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第三条第四款规定,方正先生的这笔收入可以算作“畸高”,这种所谓畸高的收入,个人所得税到底怎么交,由国务院说了算。国务院的有关规定我们没有查到,所以这税到底要交多少说不清楚。既然搞不清楚,那就不去搞清楚了,有一个最简单的方法,个人所得税可以和雄杰(集团)公司在合同中约定,让其代交。你交不交,交多少,什么时候交那就是你黄总的事了,我们在合同上约定是“税后”,万一有事让税务部门找你去。
  “税后”二字不但为方正先生节省了四万多的个人所得税,而且让这笔钱真正地合法了。
  后来,那合同一个字也没改。刘曦曦把已经签了字盖过章的合同送了过来,刘曦曦把合同递给师弟时对我们说,一切都按你们的意思办。师弟说你们公司真痛快,你们黄总对方正先生怎么这样好呀,到底有什么险恶用心?刘曦曦说,你说话不要这么难听好不好,我们黄总说了,一切都是为了企业今后的发展。
  师兄说,和你们黄总交往心里怎么就不踏实呢!刘曦曦突然向师兄抛了一个媚眼说,你和我交往踏实吗?师兄一下就闹了个大红脸。师兄败下阵来,师弟却反唇相讥,说和你交往也不踏实,但不害怕,大不了被你勾引了,怎么着也没有生命危险。
  哈哈……刘曦曦和我们一起都爽朗地笑了。刘曦曦说你口口声声说人家勾引你,还不知谁勾引谁呢!你们几个中看来就你最坏,你应该学学师兄,看人家多稳重呀。刘曦曦收回了笑容又向师兄抛媚眼。说:“我不喜欢坏人,我喜欢稳重的。”
  师兄见刘曦曦的眼神不对,就把目光投向远方,作眺望状。师弟见状说,你对我们师兄感兴趣也没用,师兄是不会被你拉下水的,我们师兄有一位大二女生。刘曦曦哈哈又笑了,说,有女朋友算什么?有老婆我都不怕。
  你疯了,今天怎么拿我开涮了。师兄有些气急败坏地望望刘曦曦。刘曦曦斜眼望望师兄说,你怕了?
  师兄说,我怕什么,为了保卫导师我什么都不怕。师兄说和你们交往总体上是让人害怕的l,你们就像一个漩涡时刻都想把我们的导师吸进去,我们感觉到了危险,可是却不知道有什么危险在等待着,这危险就更让我们害怕了。其实我们知道你们只对我们的导师感兴趣,我们只不过是拦在你们面前的一道墙。你们要把我们导师搞定,首先要翻过我们这道墙,你们就不怕人财两空?我们要誓死保卫导师。
  刘曦曦笑笑,说方正先生有你这样的弟子真好。不过,也没你说得那么可怕,黄总又不是美国情报局的,让你的方正先生贩卖国家机密。说白了你的方正先生就是一个法学家、一个经济学家、一个教授,又不是市长省长,手里有权,不是银行行长手里有钱。黄总是一个搞企业的,野心大一些罢了,最多让方正先生帮帮忙,利用一下他的知名度、影响力,也都是为了企业的发展,不是什么敌我矛盾。
  师兄问:“那么黄总到底想让方正先生干什么,你能给大家透个底吗?”刘曦曦笑笑不答。
  其实,我们都认为刘曦曦说得在理,方正先生一没有权,二没有钱,也不会给黄总当律师打官司。那黄总到底让方正先生干什么呢?利用方正先生的影晌,方正先生在法学界在经济学界是有些影响,但这种影响对黄总有什么用,也不至于让黄总不惜成本呀!
  刘曦曦走后,我们商定,大家都要提高警惕,倒要看看黄总葫芦里卖的是啥药。你是糖衣炮弹,咱哥们就把糖吃了把炮弹还给你;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咱就把礼收了,把你黄鼠狼关在鸡窝外。这年月谁怕谁呀,我们要用集体的智慧。
  二师弟说,把黄鼠狼关在鸡窝外容易,就怕窝里斗。现在是刘曦曦对大师兄明送秋波,三师兄又在向刘曦曦大献殷勤,你们两个会不会争风吃醋出问题。师兄说不可能,这是哪跟哪呀!师弟说,刘曦曦是挺性感,也漂亮。我对她动真情不可能,玩玩还是可以的。我的心早就起了厚厚的老茧,不容易对一个女人动真情的,更别说爱情了。青春期是爱情的保鲜膜,过了青春期爱情的保鲜膜没了,爱情也就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了。爱情是心中最柔软的部分,在漫长的校园生活中那最柔软的部分一次又一次地被磨损,通过多次的受伤、疗伤、抚平这个过程我经已刀枪不入了。
  我们听了师弟的话都呵呵笑,看来师弟没少吃女人的苦头。
  我们把方正先生和黄总签的合同以及存折给了方正先生,说这下钱真的是你的了。方正先生看看笑了,说这件事办得还是不错的。方正先生教育我们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们说,先生你放心吧我们会依法办事的。方正先生说,是呀,连法学研究生都不会依法办事,这个社会还有什么希望。方正先生这是在表扬我们,让人有些不好意思。方正先生把存折递给了师兄,说这笔钱是我们大家挣来的,大家都有份,这就算是我们的助学基金吧。这笔钱现在用不上,就让姚从新同学拿去投资股市吧。我们都望着师兄.目光中都是疑虑。师兄接过存折望望我们说,大家都放心吧,亏了算我的,盈利大家分。我们都表示希望师兄能100%的获利。
  这样,师兄在2004年的4月12日把钱都投进了股市,入市时的上证指数是1756.11点。师兄入市后,带着女朋友钟情出去游山玩水去了,说是去桃花山看桃花了。我们想象不出四月的桃花是什么样子的,该是满山落英吧。
  钟情成为师兄的女朋友,这是一个合情合理的结果。只是这个过程在我们看来实在是忒缓慢了。从师兄和钟情在宾馆见面到他们真正好上差不多有半年时间,现在时髦的是一见钟情或者是一夜情,师兄的这种速度被师弟戏称为搞科研。师弟还酸溜溜地赞叹说,师兄和钟情一个是纯情的女生一个是纯情的男生,这可真是一对金童玉女呀!师弟这样一说我们都哈哈大笑。师弟说,从此咱就不叫师兄为师兄了,咱叫他金童,钟情咱也不叫她大二女生了,就叫她玉女。
  金童和玉女去看桃花,我们几个的心态是复杂的。因为我们知道金童玉女去桃花山当天肯定是不回来的;也就是说金童和玉女要在那个叫“桃花山庄”的地方住一夜或者两夜。在金童走之前,二师弟兴奋地对金童说,这是个机会呀,该办就办了,还拖什么呀。可是,师弟却不怀好意地旧话重提,他提醒金童,别忘了肩上承担着历史使命,别忘了自己的诺言,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应该在新婚之夜呀,所以最好不要在外头过夜,你这一过夜很多事情就难说了。
  师弟的旧话重提让金童有些难为情。金童说他本来不想去桃花山的,花都基本谢了,当天又回不来,看什么桃花呀,可是钟情要去他也没办法。这样看来玉女要去看桃花其中的象征意义是不言而喻的。这是玉女在提醒金童呀,意思是说:我等得花儿都谢了。
  金童和玉女到了桃花山,在宾馆开房间时金童开了两个房间。玉女问金童为什么开两个房间,多贵呀{金童说钱不是问题。玉女说你的钱没有问题,我人有问题,我一个人睡觉害怕,你即便开了两个房间,我也到你的房间睡。金童耸耸肩做幽默状,说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你就不怕出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