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1年第9期

细菌战罪行必须清算

作者:冯英子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侵略军在中国常德、宁波、衢州、江山、丽水、金华、东阳、义乌等地撒放了大量的细菌武器,使当地人民受到了极大的残害。日本进行细菌战的部队,一般知道叫731,其实远不止此,上海人民出版社去年出版的《死亡工厂》,用大量已经公开的揭露材料,叙述了日本进行细菌战的罪恶。
  这本书的作者是美国的教授谢尔顿·H·哈里斯先生,中国译本的译者之一王选,根据调查所得,代表她家乡的父老兄弟,作为原告正在起诉日本政府,要求日本政府承认细菌战的历史事实,承担战争犯罪责任,向中国细菌战受害者谢罪赔偿。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是唯一使用生化武器的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美国为了获得生化战争的研究资料,竟然包庇和掩盖了日本的犯罪,所以这本书的副题叫作《美国掩盖的日本细菌犯罪》,书中对美国政府和道格拉斯·A·麦克阿瑟也作了揭发。
  《死亡工厂》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义研究和制造细菌武器的年代早,规模大,生产的种类多,而且用活人做试验,罪恶罄竹难书。
  日本在明治维新以后,极端军国主义分子势力不断增长,分别于二十世纪初叶和二十年代后期,开始了化学武器和细菌武器的研究。1929年,下属日本陆军造兵厂的忠海兵器制造所,在广岛附近的海面上大久野岛设立,主要为日本军队生产化学武器。直到1946年美军占领大久野岛时,这种化学武器才停止生产。
  大久野岛化学武器工厂生产了大量的毒气、信号灯、管式炸弹以及气球弹,但最优先的任务是生产引起战斗力丧失的毒气IPeIit。这个厂有6000多名工人,许多是中国和朝鲜的强制劳工。
  以上的材料证明,远在“九一八”事变之前,日本军国主义已在进行生化武器的制造,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拥有制造生化武器手段的不止一国,但把生化武器用于战场上,甚至投放到交战国广大后方的,只有日本一国,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时,没有及时地追究这一事件,应是一大遗憾。
  “九一八”事变以后,日本占领了中国广大的东北地区,成立了以爱新觉罗·溥仪为傀儡的伪满洲国,于是,日本军国主义立即把研究、制造生化武器的基地移到了东北,先是在哈尔滨的背荫河村,后来又到了较大的平房,主持这两个地方工作的叫石井四郎。石井因为崇拜日俄战争中的东乡平八郎,把他的研究部队称为“东乡部队”,他用活人做试验,他在背荫河造了一个大监狱,书中说道:“在押的有各色人物,有些是偶然被逮捕的无辜的嫌疑分子,也有地下抗日人员。其他即所谓土匪,这些人主要是中国政府正式放弃在满洲的抵抗后,还不断使日本人感到头痛的游击队员,其中少数是追随国民党的,大多是共产党的部队,另外也有一些犯罪分子,他们是被警察送到中马路给石井作实验的。这些普通的人在‘政治犯’短缺的时候,就会被作为实验材料。”
  书中又揭露:“早期有一次对三名共产党游击队员进行了实验,石井下令在沿苏联的国境线的自然鼠疫地带搜集了40只老鼠,从老鼠身上采取了跳蚤,再从这些感染了鼠疫的跳蚤身上分离培养出鼠疫菌,注射到游击队员体内。三名游击队员很快便陷入昏迷状态。到第12天,一名游击队员体温高达摄氏40度……但三人都在昏迷状态中被活活解剖了。”
  这里所谓“早期”,就是指在背荫死亡工厂的活动,后来搬到了哈尔滨的平房,则规模更大,手段也更残酷,他们不断从各个方面抓来试验的活人,他们把这些人称作“圆木”,书中说:“运往平房木材厂的‘圆木’大多是从哈尔滨弄来的,他们中主要是汉族中国人,另有无国籍的白俄罗斯人,及1939—1940年在苏联边界地带小规模的冲突中被抓到的苏联俘虏,蒙古族人,朝鲜族人,被指控为间谍或各种罪状的各种民族的欧洲人。”
  “这些‘圆木’在被送往平房的路上,手脚均载着镣铐,一旦被送入平房,就一点也不被当人了。”这个石井四郎的死亡工厂,到了平房以后改称731部队,就是这个部队,制造出各种细菌武器,使用于对中国的侵略战争中,使中国人民受到了严重的浩劫。
  继哈尔滨的713部队之后,日本人又在长春的孟家村设立了一个死亡工厂,由日本人北野政次负责,同石井一样,用活人做试验,研究和制作细菌武器。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样的死亡工厂,有的还是由天皇敕令而设立,这本书有一个注解指出:“石井部队设立的同时,另外一支部队也遵照天皇的敕令设立,这支部队的名称是关东军军马防疫厂,由一位年轻的军医若松有次郎指挥。”
  长春孟家村的死亡工厂代号是100部队,这个工厂与平房的相似,书中指出:“100部队的细菌生产规模很大。他的各个实验室主要生产4种病原体,同时也生产其他种类的细菌,其中是炭疽、鼻疽、鼠疫和马鼻疽。”这个部也进行活人试验,据《吉林文史资料》指出:“日本宪兵队每星期都往100部队送活人作实验。”
  汪精卫投敌以后,日本把研究和制造细菌战的工作扩大到了南京,“1939年4月18日,‘中支那防疫给水部’在南京设立了作战基地。这支新部队对外公开的名称是‘多摩部队’,秘密番号是荣1644部队。他建设的目的首先是研究细菌战,其次是防疫。”
  这支部队石井选中了他的代理人增田知贞,他们着重于“研究霍乱、斑疹伤寒和鼠疫,但没有忽略蛇毒、河豚毒,氢化物和砷”。“绝大部分的细菌研究,其中包括人体实验。”根据作者的考证,南京这个死亡工厂“一个生产周期能生产10公斤细菌”。
  哈尔滨的731部队,长春的100部队,南京的1644部队,是日本军国主义设在中国三个比较大的死亡工厂,被他们用于试验的活人,达到6位数以上。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后期,美国也在研究细菌战,1941年5月,日本细菌战首要分子石井的心腹北条在柏林医学会上作过关于细菌战的长篇演讲,而日本在中国、在缅甸、在泰国所进行的细菌战的报道,也不断传到美国,日本投降后,北条为盟军所逮捕,美国马上把他当作重要的情报来源,把他送往华盛顿,待如上宾,接受五角大楼的询问,最后还是把他送回了东京。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占领了日本,对于日本进行细菌战的情报,特别是用活人做试验,其中也包括美国战俘的资料也掌握到了。但美国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竟然没有把石井四郎、增田知贞这一批研究细菌专家列入战争犯罪,而把获取他们的资料作为交换条件,而且美国在朝鲜战争中,也几次进行了细菌战。1982年8月29日《英仑时报》载有石井的儿子石井春海答记者时一段谈话:“据我所知,确实是进行了交易。但是美国方面来找我父亲的,而不是我父亲找上门去的……我想强调的是,父亲的部下,没有一个人,作为战争犯罪审决,这件事难道不重要吗﹖我为那些为逃避追究而不得不遁世求生的人感到难过,然而,对于我父亲和占领军交易的勇气,我就不么想了。”
  这段话,充分说出了美日之间的一段见不得人的交易,掩盖了日本军国主义者的细菌战罪行。
  细菌战争是现代最残酷、最无耻的一种战争,十年前发生的一次海湾战争,目的据说就是为了防止伊拉克的生化战争研究,但是上一世纪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结束五十多年了,但是细菌战争这个问题还没有弄清楚,日本的那些细菌战争犯罪分子,依然逍遥法外,不受惩戒,这是美国不能推御其责任的。
  《死亡工厂》是一本揭露日本细菌战罪行和美国掩盖日本犯罪的好书,建议大家有机会去读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