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0年第5期

李敖和《北京法源寺》

作者:祝震宇



  李敖的著作很多,这本书是他的第一部,也是唯一的一部小说。书中内容无关风花雪月,才子佳人,大多是历史的沉淀,经书典故,民俗鬼神,政治见识,哲学同宗教的思考等等,不能用普通的眼光来阅读,读者从中依稀可窥见其杂文的影子。
  作者似乎急切地想表达自己的理念,以致书中几个主要人物都成了李敖的传声筒,显得形象单调,层次感欠缺。小说太过于自我表现,就会喧宾夺主,有损其艺术感染力。与其说他是文学家,不如说是一位思想家,此书的思想性远胜过艺术性,正如1964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萨特的代表作《恶心》,只是其存在主义哲学理念的载体一样。因此在他的笔下,人物对白好些都是有关极严肃的文史问题,虽然深邃,不免沉重,当然,面对此页历史,任何中国人都无法轻松。
  此书题材宏大,细节描写却毫不疏忽,力求真实,如第152页谭嗣同看到的日本公使馆“那一排方形木窗”,是根据李敖手中收藏的一张日本公使馆的照片做蓝本写出来的,又如第12页对法源寺的描述,是托朋友在北京照相画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