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0年第5期

世纪老人的思考

作者:史若平



  《阳春勿忘三九天——冯毅之“文革”日记诗文集》,是这位世纪老人冒着生命危险,将十年浩劫中所见、所闻、所感、所悟,偷偷地、忠实地记录下来,并在运动中秘密地转移保存下来,使之今天得以重见天日,作为历史的见证。他的夫人朱平同志,在“文革”中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读了这部书稿,我们这些亲身经历“文革”,并横遭迫害的老人,从作者记下这真情实感的血泪斑斑的史实中,从“文革”中许多重大事件作者深沉的思考中,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我们有责任地向读者推荐这部奇书,建议关心祖国命运的几代人都来读一读这部旷世之作,从中吸取“文革”的历史教训。这部三十余万字的著作是这位世纪老人在“文革”中用生命凝聚的结晶,是这位老革命、老作家在大半生实践中形成理念的升华,是作者对祖国命运、人民安危的思考、眷恋、希望和预言。
  冯毅之,革命家和作家。1908年生,山东青州市(原益都县)人,1930年先后参加上海北平左联,同年参加中国共产党,曾任北平左联三人小组组织部长。抗战前,为革命和谋生计,拉过洋车,当过兵,教过小学和师范,写过《洋车夫日记》,短篇小说《日月星》、《母与子》、《西瓜》,以及诗集《寒夜行》,奠定了从事革命文学的基础。抗战八年,先后任八路军四支队营长,益都县大队长、县长,益都、临朐、淄川、博山四县联合办事处主任。在1941年—1942年最艰苦的日子里,先是其兄在反扫荡战斗中牺牲,继而其父、妹、妻子和三个孩子又在马鞍山保卫战中壮烈殉国,被我抗日地方政权誉为“一门忠烈”。抗战后结集出版诗集《怒火与炮火》。解放战争期间,历任青州市长、鲁中文协主任,作品有《解放战争日记》和诗集《苦难与欢乐》。建国后,历任中共山东省委宣传部文艺处长,省文化局局长兼党组书记;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文革”中遭受更残酷迫害和暴虐折磨,第二个妻子被迫自杀。改革开放平反后,出任山东艺术学院院长,于1983年离休。1990年出版《冯毅之六十年作品选》,1999年出版二百余万字的巨著《风雨沧桑一百年》。
  本书由“文革”日记、回忆录、“文革”诗抄和诗文集四部分组成。冯毅之先生有记日记的传统,他的日记,不每天记,每记则有感而发,将他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悟记下来,日记中直言不讳,十分深刻。书中收集的日记以1967年2月至1968年1月及1973年2月至1976年10月两个阶段,其间中断五年,是因为作者被关进“牛棚”,失去起码的自由,无法记日记。为了弥补这五年的日记空缺,冯老将“文革”诗抄整理出来,又将“牛棚”中默诵记忆下来的和小纸条上保留下的诗稿,加以回忆补充,整理成诗文,以后又写了“文革”回忆录,以补充五年的日记空缺。为了保存这些日记和诗文,冯老在“文革”中冒着生命的危险,带着日记和诗文回到老家,当年的根据地益都,在老乡、老战友的保护下,将整理好的日记诗文交付可靠的人藏匿于农村。冯老的老伴朱平同志,在造反派连续逼她交出冯老日记的情况下,跳井自杀。冯老充分认识到这些日记、诗文一旦被抄出必然带来杀身之祸,他写下了《死重于泰山》、《遗言》和《准备赴刑》等悲愤诗篇,以明心志。十年浩劫的特殊年代,为了保存自己的日记诗文,如当年地下工作为保存党的机密那样东躲西藏,仅从为保存冯老这些“文革”的历史见证的日记、诗文中,所发生的可歌可泣的事迹本身,已足以令人震撼。
  《阳春勿忘三九天》这部三十余万字的“文革”日记、诗文,涉及到“文革”的许多方面,内容十分广泛,从个人亲身经历的直接感受,到冷峻深沉的思考而形成的理念和信念,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这里仅从“日记”这一部分作些剖析,即可看出这部书的现实意义和历史价值。“日记”中涉及到作者对“文化大革命”及其严重后果的前瞻性评价,对“打倒刘少奇”的强力反弹,对林彪、江青、康生等“文革”派的严正批判,对陈毅等老帅的同情和支持,对邓小平“文革”中复出的讴歌,对红卫兵运动的看法,对周恩来的评价,对“文革”中民怨的思考,对毛泽东个人迷信、独断专行的严重错误的探讨,以及作者本人在大半生实践中的反思、信念和理念等等。
  (该书由天马图书有限公司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