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0年第5期

《中国古代书籍编纂与出版》序言

作者:章宏伟



  1946年上海永祥印书馆出版过一本杨寿清著的《中国出版界简史》,这是第一部以“出版史”命名的著作,据说不到10万字,论述过于简略。由于我没有看过,不知古代出版占有几许篇幅,不敢妄下雌黄,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本书没有什么影响,不仅没有人引述,甚至没有人提起过。倒是本世纪初出版的叶德辉的《书林清话》,我以为值得大加表彰。尽管叶德辉本人未必意识到,但实实在在的就是这十卷“随笔”开了研究中国古代出版史的先河。本世纪中国图书史、中国印刷史以及版本学的研究者,大都遵循了该书的研究范围和基本思路,然后才有突破和创新。而今,中国图书史、中国印刷史都已卓然成学,硕果累累,学科走向成熟。而中国出版史研究直到80年代才伴随着编辑出版理论研究在我国的兴起而开始起步。
  综观现有的出版史研究成果,大都采用概述的方式来勾勒中国古代出版发展的轨迹,缺乏对古代出版的纵深挖掘。对一些理论问题,要么语焉不详,要么干脆避而不谈,比如,出版史到底研究什么,它的内涵、外延该怎么确定,出版史与图书史、印刷史、刻书史、编纂史、编辑史的联系与区别,出版史的开端与分期……等等,这些问题关系着出版史的学科定位,如果得不到解决,出版史只能如目前这样仅仅是图书史、印刷史的变体,或者是图书史、印刷史的大杂烩,出版史永远成不了出版史。而且,出版史也不是平面的,它至少包含三个层面:出版事业史、出版制度史和出版思想史。就拿出版事业史来说,我们应该按照时间序列,来探索历朝历代各个时期出版的政治、经济、文化背景,研究各个时期王朝政府的图书出版政策及其对出版的管理,各个时期的出版手段和图书形态,各个时期的著述及编校活动,各个时期的出版物,各个时期的图书贸易,以及那些活跃于各个时期的出版人物,只有这样点面结合、深入研究,中国古代出版事业史才有可能再现历史的真实。中国数千年出版历史、出版制度的变迁,同样有着自身的特点和规律,尔兵的这部新著就是在这方面所作的一种探索。至于出版思想,数千年的发展历程中,可圈可点之处很多,更需要我们下功夫去挖掘、去总结。总之,出版史研究任重而道远,需要我们不懈地努力。
  我们研究出版史,应该在个案研究上多下功夫。这里我想特别推介以往出版史研究不大注意的文献学界对一些古籍编纂的个案研究,如朱东润的《史记考索》、骆鸿凯的《文选学》、张煦侯的《通鉴学》、郭伯恭的《永乐大典考》、陈国符的《道藏源流考》、侯建德的《司马迁所见书考》、胡道静的《中国古代的类书》、黄爱平的《四库全书纂修研究》等,这些论著从考据入手,资料翔实,论从史出,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尔兵的这部新著,是“建立在学界前辈的研究成果基础之上的”,“是对那些成果进行综合、归纳、梳理、取舍、条理化”而成的。作者学风谨严,对于所引用的资料,大都注明出处,叙述客观;对于学术界存在的不同观点,能够平直介绍,并且表明自己的看法;对于学术界的最新研究成果,比较注意吸收,使本书能大体反映90年代出版史研究的成果。而且叙述简要,概括清楚,对于读者在较少的篇幅内了解中国古代编辑出版的概况,是很有帮助的。
  (《中国古代书籍编纂与出版》,许尔兵著,江苏古籍出版社版,本序言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