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第1期

我所知道的一波同志

作者:林 一


不能多走路,但精神气色还好。他躺在一把藤椅上,一见到我就说:“代远临走时,我也没见一面。”“代远几次念叨您,嘱咐我有机会一定代他来看看您。”一波同志见我眼含热泪,反倒安慰我起来:“林一,你不要替我担心。我的问题很清楚,说我们是叛徒,纯粹是胡说八道。我们是经党中央批准,由组织营救出狱的。1943年11月,我在延安向毛主席汇报我们被党营救出狱的经过时,主席说‘这件事情我知道,中央完全负责’,并对我们在草岚子监狱中的斗争给予了肯定和赞扬。”一波同志紧握拳头,“啪”的一声砸在藤椅扶把上,愤怒地说:“万万没有想到,30年后,我们这场英勇的斗争竟被他们(指林彪、江青、康生之流)诬陷为‘叛变’。我相信党中央,相信毛主席!”
  一波同志讲得有些激动,他有意识地沉默了一段时间,指着房间的几个书柜说:“除了这些书以外,什么都没有了。我天天和马、恩、列、斯、毛的书在一起。”
  分别时,我说:“事实终归是事实,耐心等待吧!重要的是您现在要保重好身体,治好病。”“放心吧!我住在这里除了读马、列、毛著作外,还自编了一套‘七段操’,每走七步一转身。七七四十九步一停顿。”一波同志说着,爽朗地笑起来。
  
  关爱战友情深似海
  
  一波同志是代远的老战友,也是我最为敬重的老领导;他的夫人胡明与我是至交,我们两家经常往来。我们在艰苦的战争环境中建立起来的战友情、同志情,至真至诚,永远难忘。
  记得我们两家都住在武安县冶陶镇时,一波同志去中央开会,他70多岁的老母亲胡秀清老人同时住在冶陶镇。有一天,代远说:“一波的老母亲生日到了,一波不在家,他是个大孝子,我代替一波给老母亲过个生日吧。”于是,代远自己花钱让勤务员杨万聚买了一只母鸡,安排机关小灶给炖好,还做了一碗长寿面,里面放了荷包蛋,亲自端到胡秀清老人面前。代远说:“伯母,今天是您老人家的生日,祝您老人家健康长寿。共产党不兴跪地磕头,就给您老人家敬个礼吧。”然后,代远深深地向老人鞠了一躬。胡秀清老人是小脚,腿脚不灵,坐在炕上连连说:“不敢当,不敢当。”
  一波同志回来后,听老母亲说了这件事,非常感激,亲自登门向代远道谢。代远说:“这是我们晚辈应该做的嘛。敬老尊贤,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几千年来历久不衰。1938年5月,我父亲到延安来看我,毛主席知道后,亲自写信邀请我父亲吃顿便饭,后因临时有事,特地委托李富春作为他的代表,请我父亲吃了顿饭。席间,李富春代表毛主席向老人问候,并询问了家庭生活情况。毛主席的恩情我们终生难忘。”
  一波同志听后感慨地说:“敬老尊贤,毛主席是我们的榜样。从我们党成立以来,就有这么一些论调,好像共产党是只讲革命,只知道搞阶级斗争,而不讲人性,不懂人情,不要人道主义的。这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不管这些论调是来自哪个方面,都是非愚即妄的无稽之谈。”
  代远做的这件小事,一波同志念念不忘,在自己的著作《七十年奋斗与思考》一书中还有记述。
  1949年全国解放后,我们两家都进京,仍是常来常往。一波同志、胡明来过我家,代远还留他们一起吃饭。我和代远也常去薄家。胡明小我两岁,祖籍是福建闽侯,1919年10月出生在广东琼崖,1945年与一波同志结婚。她聪明好学,待人热情周到,常留我们吃她做的广东菜。胡明酷爱书法艺术,写得一手好字。可惜她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致死时,还不满48岁。
  1978年12月,党中央为一波同志彻底平反昭雪,他又重回领导岗位。虽然工作繁忙,他总是不忘同事、战友及其遗属。差不多每年春节前,他都要派秘书或司机给我送些水果、蔬菜、肉类等食品;有时还派女儿安安(薄洁莹)、小五(薄小莹)亲自来家看望我。有一次他派司机送来一块手表,是为纪念刘少奇诞辰100周年制作的,表中有薄一波的题字“共和国主席刘少奇”。这个珍贵的纪念品,我将永远保存好。
  一波同志不仅在生活上关怀我,政治上也十分关心我。他写的著作,每出一本都想到送我,还要在书上亲笔题名。
  1990年,解放军出版社约一波同志为《滕代远传》写序。当我把这件事转告他时,他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如果我走在代远的前面,他也会这样做。”说得多么亲切感人啊!
  每年春节,我都要去看望这位可敬的老首长,并告诉他以后不要再给我送东西了,我什么都不缺。但是,一波同志还是照送不误。有一次司机又来送东西,我让司机多坐一会儿,司机连忙说:“不坐啦,老人家还让我给刘亚雄、徐子荣家去送东西。”我知道他们是一波同志在北平草岚子监狱的难友,徐子荣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致死。这说明,一波同志既关心老战友和遗属,也没有忘记曾在国民党监狱坐牢的难友及遗属。
  2005年11月20日,我带儿子滕久听到北京协和医院去看望老首长,并带去两本书,是代远诞辰100周年纪念文集《光辉的一生》,书内有一波同志写的两篇回忆代远的文章。他的女儿安安在医院照顾他。
  见面后,我见一波同志面色红润,精神也很好,我就说:“您不像97岁的老人,显得还要年轻些。”
  一波同志十分幽默地说:“不像97岁?像多大?像79岁?!”说得在座的人哄堂大笑。
  安安在旁边也说:“我爸额头上连皱纹都没有,的确不像97岁的老人。”
  真没有想到,这次与老领导的愉快相聚,竟成了我见他的最后一面。
  
  责任编辑 汪文庆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