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第11期

中国空军在援越抗美战场

作者:孔宪东



  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中国空军跨出国门援越抗美,在越南与朝鲜战场上的老对手美国空军再次较量,打出了国威军威,为越南的民族解放作出了重要贡献。这可歌可泣的一幕,在越南人民中家喻户晓,广为流传,而在国内却鲜为人知。这不是被人们遗忘得太久了,而是援越抗美是在秘密的情况下进行的。战斗中涌现出的成千上万的默默无闻的幕后英雄,只能深深地隐埋在我们这些参加过抗美援越的知情人心底。
  
  求救援毛泽东亲签出兵令
  
  1954年7月,日内瓦宣言发表后,越南北方获得完全解放。然而,美国却乘法国军队撤出越南之机,霸占了越南南方,并把南越作为进犯越南北方、东南亚乃至社会主义中国的一块跳板。1964年8月,美国制造了“北部湾事件”,公然出动大批飞机对越南北方实施狂轰滥炸。将战火烧到我国南方边境。越南民主共和国再次处于生死危亡的关头,中国政府发表严正声明:越南民主共和国是中国唇齿相依的邻邦,越南人民是中国人民亲如手足的兄弟,美国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侵犯,中国人民决不会坐视不救。
  1965年春,越南民主共和国主席胡志明秘密来到中国,直奔湖南,拜会了正在长沙的毛泽东,请求中国援助越南的抗美救国斗争。毛泽东爽快地答应了胡志明的要求。接着越南劳动党第一书记黎笋,连续率党政代表团访华,要求中国扩大援助规模并向越南派出支援部队,配合越南人民军作战。刘少奇、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明确表示:援越抗美是国际主义义务,你们不请,我们不去,你们请我们哪一部分,我们哪一部分去。为此,中共中央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分别发出指示和作出决议,号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尽一切努力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1965年,应越南劳动党和越南政府关于中国政府派遣防空部队支援的请求,中国政府决定派空军高射炮兵部队入越轮战,与越南人民军防空部队并肩作战。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亲自签署了调高炮部队入越轮战的命令。
  美军的武器装备极为先进,在越南北方使用了除核武器以外的几乎所有航空兵器。投入的各种新式武器种类繁多,仅用于作战的各类新型飞机就有几十种,多达1800多架,使用的炸弹更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而我空军高炮部队使用的14.5毫米口径的高射机枪、37毫米口径的低空高射炮、85毫米的中空高射炮以及作战辅助设备,仍然是原苏联30至40年代制造、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抗美援朝时使用过的靠人工操作的武器装备。加之中国空军作战防区群山叠嶂,峡谷陡峭,森林密布,有利于空中飞行隐蔽接近和退出,而对高炮部队作战机动非常不利。
  在敌强我弱的条件下,中国空军高炮部队出国作战的指战员表现出高度的爱国主义、国际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决心用生命和鲜血保卫越南北方领空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以实际行动为党、为祖国、为人民争光。
  
  持正义怒火齐放织天网
  
  1965年8月中国空军高炮部队,陆续秘密入越作战。在越南北方的作战任务,主要是保卫我国源源不断援助越南物质的主要交通枢纽和越南东部的宋化、克夫、外苏、温县、谅山等地的重要目标。首批入越参战的是空军高炮23团及配属的陆军高炮兵部队。23团出发的当天,中央军委再次发出指示:千方百计打好仗,为祖国争光。
  10月17日的宋化战斗,是高炮23团入越后打的第一仗。位于河(内)友(谊关)干线北段的宋化车站和铁路桥,是连接我国广西凭祥至越南河内的交通要道和枢纽,地处援越抗美的前哨,我国大批的援越物资都要从这里通过,是美军攻击的重点目标。美军先后出动飞机7批35架对23团驻守的宋化铁路桥实施进攻,傲慢的美军飞机像进入“无人区”,高度飞得很低,企图近距离投弹。早已严阵以待的23团指战员,以突然猛烈的火力给予迎头痛击。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激战,击落美机7架,击伤8架,活捉飞行员5人。23团首战告捷。
  11月16日,美军集中使用F-85飞机8批29架,采用低空隐蔽接近目标,突然改变方向实施偷袭的战术,再次轰炸宋化铁路桥,并对23团阵地进行报复性攻击。狡猾的美军为了给我军心理和作战环境制造障碍,破坏我军战斗力,先投下2颗烟幕弹,烟柱高达二三百米,接着连续对保卫目标和炮连阵地投弹40余颗,宋化山谷顿时硝烟弥漫,弹片、土块横飞。处在前沿阵地的4连,是敌机攻击的重点目标,投下的炸弹和扫射的机枪子弹纷纷落在阵地附近爆炸,4连指战员全然不顾危险,个个敢打硬拼,士气越打越高,火力越打越猛。突然有2架美机向阵地扑来,他们集中火力击落第一架后,又迅速转移火力打第二架,战士们眼看这架飞机投下两颗2000磅炸弹,毫不畏惧,发出响亮的战斗誓言:“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紧紧跟踪,猛烈射击,终于把这架投弹的敌机击中。连队也遭到重大伤亡,除7人外,其余均负伤、牺牲。这次战斗,共击落美机4架,击伤3架。12月20日,23团两个连队仅用30秒打了7个点射,又打了一个速战速决的歼灭战,取得了一举击落美机3架的重大战果。
  23团入越作战6个月,6战5捷,共击落美机23架,击伤8架,受到越南劳动党中央军委及越南人民军总司令部的高度赞扬。胡志明主席还向他们颁发了“歼敌竞赛流动红旗”。
  随着美军对越南北方的轰炸逐步升级,从1966年6月开始,大批中国空军高炮部队陆续入越作战。1967年1月,高炮32支队(师)入越时正值美国“停炸迫和”破产,再次增加轰炸强度,扩大轰炸范围阶段。我高炮32支队在8个月内,共作战125次,击落美机165架,击伤137架,是空军入越高炮部队取得战绩最大的部队。
  4月24日的克夫战斗,集中体现了这支部队的勇敢和智慧。当日16时许,美机24架分成2批进袭。前一批8架美机低空飞至距离克夫1000米时,分成两个四机组,顺阳光方向下滑攻击克夫机场,当即被击落2架。后一批16架混合编队,以宽正面、多层次、短纵深从东南方向进入攻击保卫目标。团指挥员命令各连集中火力射击第一架。美机遭打击后,队形大乱,开始穿梭飞行,反复进入,分别对地面目标和高炮阵地进行攻击。此时,各连按照作战预案选择威胁最大、射击条件最有力的射击目标进行射击。当美机攻击100炮连阵地时,37炮连和高射机枪连主动将开火距离由3500米延伸到4000米,迫使美机改变航向,慌忙发射6枚火箭,均未命中。由于各连主动集中火力,多次转移射击,先后击落美机3架,击伤1架。有2个连的阵地中火箭弹、子母弹多枚,但仅损失一个班的窝棚和少数器材。这次战斗准备充分,动作迅速,指挥正确,集火射击,达到了消灭敌人、保存自己的目的。
  1967年5月31日,空军高炮35支队刚进入越南,就进行了一场遭遇战。这天,美空、海军联合出动各类飞机33批、148架次,向35支队防区宋化、外苏、温县、谅山等地实施大规模轰炸。9时刚过,美军首先向宋化铁路桥实施攻击,美海军20架佯动机掩护主攻机,以700至1000米的低空窜入。我高炮部队迅速捕捉到目标,指挥员果断命令部队放弃佯动机,向5号地段机群中间一架集火射击!随着指挥员的一声放!炮弹像穿梭一样射出。一阵集火射击,这架敌机中弹起火,一头栽了下来。紧跟其后的美机凶狠地俯冲投弹,顿时山摇地动,火光冲天,浓烟翻滚,全体官兵不顾气浪、烟火、弹片、土块的冲击,继续打集火近战。打得一架架敌机拖着乌黑的浓烟摇摇晃晃地坠落下来。有的敌机被打得当即“空中开花”,有的敌机来不及投弹就仓皇逃窜。这次战斗,35支队以伤4人,亡1人的极小代价,取得了击落美机10架,击伤5架,活捉飞行员5人,保卫目标完好无损的重大胜利。毛泽东亲自签发中央军委嘉奖令,通令表彰高炮5师全体官兵。
  中国空军高射炮兵部队像一座不倒的长城,英勇地抗击了美军的一次次大规模的攻击。20团2连曲永久被子母弹击中腹部,肠子流出,他忍着剧痛,用力将肠子塞进腹内,扎紧腰带,继续战斗,直到牺牲。1967年6月18日的战斗中,有10多颗子母弹落在5团11连2班掩体内爆炸,全班8人全部负伤,掩体内的熊熊大火威胁着全班人员的生命。班长赵广义浑身多处负伤,晕倒在地苏醒后继续指挥全班战斗,终因伤势过重而牺牲。五炮手王炳贵胸部、双腿多处负伤,仍忍着疼痛一连压了三夹炮弹,战斗结束时,他右手托着弹夹,左手推着炮弹,挺坐在炮盘上,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一炮手杨金元带着重伤坚持射击,终因伤势过重,牺牲在炮位上。烈火蔓延到整个阵地,燃着了炮弹箱,身负重伤的炮手张忠,用身体扑向即将爆炸的炮弹上,用自己的生命掩护了战友和火炮的安全。
  中国空军高炮部队浴血奋战的英雄壮举和威武之师文明之师的形象,震撼了越南大地。哪里是中国军队的防区,哪里的铁路、桥梁交通线有中国军队保卫,哪一仗是中国空军打的,越南人民都清清楚楚。他们亲眼目睹了每一仗的全过程。深深地被中国官兵英勇顽强的精神所感动。每当战斗打响后,许多越南老百姓顾不得防空避难,站在山头,爬上大树,跑到荒野上注视着中国高炮的对空作战。每当看到美机成群结队来,不一会就被中国空军打得东窜西逃,一架架闪着火光往下掉时,他们激动地举起双手欢呼,“感恩懂基中国(感谢中国同志)!”“毛主席莫南(毛主席万岁)!”还有许多越南群众自发组织起来,不顾美机轰炸,跑到中国高炮阵地参加抢救伤员、搬运炮弹、抢修道路等等。空袭警报一结束,当地的越南群众就抬着猪肉,挑着橘子、香蕉、糖果、香烟,到阵地慰问中国空军高炮战士。
  
  敢创新 集火近战显神威
  
  集火近战,是高射炮兵在援越抗美的空中作战中,对毛泽东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思想的创造性运用。当时美军空袭规模越来越大,对重点攻击目标和中国高炮阵地不分昼夜不停地轰炸。而原苏联军队传授给我军的“火墙战术”和“盾牌战术”是把所有高炮排成一个长蛇阵,在敌机进入防区前,打出一道火墙,像一面用炮弹筑成的盾牌。如果死搬硬套苏联当年的老战术,必定是被动挨打。
  中国空军高炮部队扬长避短,发挥自我优势,普遍采取集火近战的打法,这也是中国高炮部队对付美军的一个“杀手锏”。集火,就是为增大命中率,在营或团统一指挥下,集中一定范围的火力,瞄准同一架敌机,在统一的时间内以密集猛烈的火力突然开火。近战,就是把来袭的敌机放进我防区高炮最有效的开火距离上打,参加集火的连队尽量压缩开火距离。每次始终只打一架主攻机,把它击落后再打后续目标的另一架。
  1967年7月5日,高炮35支队65大队在保卫宋化铁路桥的战斗中,集火近战打得精彩而又悲壮。这天天气晴朗,一层薄薄的云彩铺散在蓝天上。战士们个个摩拳擦掌,“今天这样的天气我们和美国佬肯定又有一拼”。16时一过,24架美机从一个方向多批次连续袭击宋化铁路桥。指挥员采取密集配置,外大里小的作战原则,将23个炮枪连组成6个火力组。如同布下的一个天网,美机进入哪个距离和高度,就有哪个火力组施实射击。命令部队要把敌机放进来打,中炮要放到距离7000到8000米,甚至5000米再开火,小炮放到3000米左右开火。第一批美机进入防区展开攻击时被击落4架,第二批被击落3架,第三批美机见前两批遭受严重打击,没敢进攻,仓惶投弹逃窜。 地处最前沿阵地的炮8连,被敌视为眼中钉,在阵地周围投掷炸弹达86枚之多。还使用了对人员杀伤力很强的钢珠子母弹。8连为了集火近战,在2万米以外就发现了目标,一直把射击距离压到2800米才和兄弟连队同时开火,有2架美机当即“空中开花”。当射击完第一批敌机时,8连又急速调转炮口,瞄向8号标点方向从低空飞来一批偷袭的敌机。6门火炮射出的炮弹就像6条火龙直奔“8号第一架”,只一个点射和兄弟连队一起将这架美机的左机翼打掉,机上的美军少校飞行员见势不妙,跳伞逃命,被我活捉。
  就在这架敌机击落后,8连还没来得及调转炮口,后面的敌机已把70多颗子母弹撒向8连阵地。有3颗在炮4班掩体内爆炸,全班8人7人负伤。其中一颗子母弹落在了2炮手、共产党员李金才的两腿之间,在这千钧一发的生死关头,他用两腿紧紧夹住子母弹,头不低,腰不弯,手不软,继续稳准的跟踪敌机,又打出了一串串炮弹。突然一声巨响,子母弹爆炸了,李金才的两腿膝盖以下全部被炸掉,鲜血染红了炮盘,全班同志也都成了“血人”。李金才一声没吭,稳稳的坐在炮台上,豆大的汗珠从脸上落下来,用炸伤了的大拇指和食指的双手紧紧地握住高低机转轮,支撑着身子,瞪大双眼,紧紧贴在瞄准镜上,嘴里喊着:“班长,快给我指示目标,狠狠地打!”终因流血过多,壮烈牺牲。李金才的英雄事迹传到中南海,受到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的高度赞扬,称李金才不愧为共产主义战士。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