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第6期

对《江青与杨帆冤案》一文的几点质疑

作者:陈 虹 王育民



  阅读了《百年潮》杂志2003年第2期刊登的《江青与杨帆冤案》一文,觉得作者所收集到的江青与杨帆冤案大量鲜为人知的内幕和汀青与杨帆积怨的历史渊源,对于认清江青的阴险手段,提供了有说服力的证据,值得一读:但作者在文中提到“文化大革命”中有关中央饶漱石专案组与杨帆案的来龙去脉,以及审理情况,有些地方根本不符合历史事实。作为当事人,我们有必要予以澄清。
  首先,作者对1967年4月12日江青等人通过杨成武找来陈虹、正育民去卜海搜集饶潘杨反革命集团的档案材料—’节,称“专案组设在京西宾馆”,“人称保卫江青组”等等。这里要说明的,当时并不是专案组。那时,中央文革小组收到公安部于:部于徵民的信,揭发有人通敌,给台湾发电报。这些电报底稿都在i:海,种种迹象表明,底稿有被转移的危险。但不知底稿放在什么地方。我们的任务,只是奉命负责将这些电报底稿收集起来带回北京。
  成立饶漱石专案组那是以后的事情,是由军队和公安部抽调干部共同组成的。当时公安部主持工作的领导曾给中央写过一个报告,报告列出一中该判不判、重罪轻判的名单,竟把其中已经判处无期徒刑的人也列在内,以说明过去有人包庇,这也是造成要复查“饶案”的原因之一。虽然定名为饶漱石专案组,但当时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审查“文化大革命”中受冲击、被揪斗的原华东地区和新四军的数十名在职高级干部。查清运动中揭发他们的…些问题,尤其在中共九大召开之前,按照中央的统一部署,尽快查清,解放—批干部,以便有些同志要人选九大代表。同时也负责复查饶潘杨案件中“文革”前已经定案、判决的部分对象(包括杨帆)的问题。
  其次,作者还说“汀青对杨成武为她配备的专案组不放心”。不知根据什么说这个话?“文化大革命”中,中央专案审查小组,通过当时的军委,从军队抽调近千名干部,参加到一、二、三办各专案组工作。这批于部都是经过军队各大单位党委研究、层层把关,选送的优秀干部,完全是——种组织行为。怎么能将这种正常的抽调干部说成是“杨成武为她(指江青个人)配备的专案组”呢?又根据什么说成是“保卫江青组”呢?
  最后,作者又说“把陈红抓了关起来,使专案组成员人人白危、忐忑不安,无心按江青的旨意占深挖杨帆的问题”。这种心态描述,只是作者按照自己主观想象猜测,完全歪曲了事实。实际情况是,江青认定杨帆是内奸,而且文革前经公安部审理定案,最高法院判决,确实将杨帆定为内奸,而杨帆在法庭上公开否认他足内奸。这些,在案卷材料里都明明白白地汜载着。在政治案什中没有比内奸更高的性质了?根本不存在“深挖”的问题。我们经过复查也认为定杨帆内奸没有根据,我们从未按江青旨意去搞所谓的“深挖”。当然我们也意识到不按江青的旨意办,口子会不好过:们大家经过统一思想,一致表示,为了对历史负责,情愿当时日子不好过,也不能违背历史事实,使将来的口子不好过。我们坚持事实求是的原则,遵照周恩来总理关于专案工作“查出问题,作出肯定结沦足成绩;查清问题,作出否定结论也是成绩”的批示进行工作。江青不仅想把杨帆置于死地,把每一个遭到审查的干部置于死地,而且还迫害不执行她旨意的专案工:作人员,先后将陈虹投入监狱将王育民送农场劳改达数年之久,剥夺了他们的人身白由和工作的权利。时间转到1972年1月2日由周总理亲自主持,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中央二:三办全体专案丁作人员大会上,本来足由汪东兴传达九一三林彪事件,江青却突转话题大骂杨成武是国民党,当面诱逼王育民,交代杨成武是怎样布置整她的黑材料的?她指着王民说“你以为你是对着我吗?你们矛头是指向毛主席!”当工育民据实反驳江青的匝陷说“杨成武从来有布置你的黑材料”,江青又威胁说现在就看你站在哪一边?!”并恶狠狠地说“我要专你们的政”。这次大会的录音仍存在中央档案馆,有据可
  我们认为《扛青与杨帆冤案》是历史,不是文艺小说。作者不顾历史事实在文中指名道姓地编造,应负责任。我们有权力要求作者澄清事实真相,赔礼道歉。
  (责任编辑:瑶 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