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第6期

再说听之而已信则未必

作者:陈铁健



  纪希晨先生所写《对辩误的辩误》(以下简称为《辩》文)一文, 重申其《听叶剑英谈西安事变的张学良》(以下简称《听》文)文中观点,对拙文《听之而已 信则未必》提出商榷。真理只有一个,蔽则昏,辩则明。仅就《辩》文所示,再申愚见,就 教于纪先生,并祈识者参予研辩,是其所是,非其所非,以澄清事实,促进史学进步。
  《辩》文断言叶剑英于12月13日向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秦邦宪等人参加的"中央 会议"汇报西安事变情况,而不是当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查《毛泽东年谱》 、《周恩来年谱》及有关党史著作,12月12日这一天,没有《辩》文所云之"中央会议"; 13日,中共中央也只有一次会议,即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听》文所写"张闻天、毛 泽东、周恩来等一致主张和平解决,独张国焘一人主张'打倒南京政府'",正是这次会议 的内容之一,而在这次会议12位出席者名单中恰恰没有叶剑英。正如中共中央12日午夜12时 致共产国际电报中所说:"叶(剑英)、王(稼祥)已去西安"。在这前两天即10日,毛泽东已 电告张学良:叶剑英9日离保安,最早也要在15日才能到达西安面张。那么,12月9日离开保 安的叶剑英,12月12至13日究竟在什么地方呢?请看毛泽东、周恩来于13日夜21时后给张学 良的电报:"宜兄:甲,电悉。稼祥、剑英早去霍师,候车接,或电霍师转送。乙、周恩来 及同行人员计共29人,拟于16日午赶到肤施城外。请派飞机届时往接,并商虎城兄告驻肤程 团烦其保护。如何,盼复。弟东、来。元亥。"这就明白无误地说明:没有分身之术的叶剑 英不可能如《辩》文所云在12月11日夜从张学良那里获知张要捉蒋介石,也没有可能在12日 从西安运载十万银元驰返陕北参加中央会议向中央汇报事变情况。《辩》文仅凭叶剑英在几 十年后的口述而无文献档案加以印证,是无法推翻上述事实的。
  退一步说,即使如《辩》文所说叶剑英11日确在西安,张学良也未能安排与叶会晤。且 看11日张学良的活动:上午,张到华清池与蒋介石周旋;归后与杨虎城两次会商,决定12日 凌晨实施捉蒋行动;下午,张由华清池带回卫队一营营长王玉钻,命王到谭海处接受行动任 务。同时,下令派飞机去平凉接一五师第二旅旅长唐君尧回西安。当晚,蒋介石邀宴张、 杨。散席后,张驾车返新城大楼,与杨一起请两军将领吃饭(一说宴请南京来的军政大员)。 饭毕,张、杨最后敲定按原定计划行动。张回金家巷公馆,听取黎天才傍晚被蒋召见情况汇 报,并命黎等起草八项主张通电。召见唐君尧,布置行动任务后,即到客厅会见东北军高级 将领宣布捉蒋计划。待捉蒋将领分头出发后,张率其余官员到新城指挥部,此时已是12日凌 晨。及至捉蒋战斗打响后,张确认捉蒋行动已万无一失,才告知中共代表刘鼎,请刘将扣蒋 事向陕北通报。凌晨5时,张也发出"文寅电",向中共中央通报已把蒋介石扣留。显然,1 1日从早到晚张学良都没有安排与叶剑英秘谈捉蒋事变。
  再退一步说,张、叶两人即使有过策划捉蒋的秘谈,也还需要张学良方面的证实。事实 是,张学良生前未谈及此事,死后其秘藏档案日前公布,也未见有此记载。《辩》文罗列各 书有关资料,虽给人以八面来风,资料多多之感,但仔细考察则风源只有一个,就是叶剑英 的自说自谈,其时间、地点、内容如前述都与史实不符。《辩》文没有举出一件第一手的原 始文献档案(诸如会议记录、信函、电报、文件等),来为叶的自叙提供佐证,这就使问题又 回到了已被拙文驳倒的《听》文不实话语的原点,连半点也没有前进。
  结论依然是:听之而已,信则未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