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第6期

从广大华行到华润公司

作者:伊 里



  我第一次见到张平同志是1997年在他的好友舒自清的追 悼会上。那时他已85岁高龄,满头银发,精神矍铄,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后,我就常 常造访他在北京锡拉胡同简朴的寓所,听老人回忆过去的岁月。
  
  精明强干的"红心商人"
  
  张平,原名张焕文。江苏省无锡县洛社镇滨口村人。1912年生于农家,8岁丧父,后因 生活困难,13岁来到上海,在英国约克洋行当清洁工。全凭刻苦自修,后被聘为高级职员。
  抗日战争爆发后,为了筹措抗战经费,张平与卢绪章、杨延修等人共同创办广大华行股 份有限公司,并积极参加上海中共地下党领导的"华联同乐会"的活动,成为骨干之一。19 38年7月,他宣誓入党。1940年初,张平接到上级的秘密指示,为防止国共关系破裂,白区 工作中断,要把广大华行改做中共第三线备用的绝密机构,让他马上投入公司改组及中心向 西南转移的工作。张平非常激动,决心不辜负党的信任。他完成各项改组任务以后,于1940 年7月从上海启程奔赴重庆,开辟新的战场。
   当时,由于战火迅速蔓延,去内地十分困难。必须先乘船到香港,再换船去越南海防, 经法国人建的小铁路,转道云南、贵州再进四川。张平从香港上了法籍轮船"小广东"号, 一切都很顺利。可是刚到琼州海峡,就传来消息说,日军截断了前面的航道。船上一片恐慌 ,船长只得下令掉头返回香港。望着船尾激起的阵阵浪花,张平心急如焚,却也无可奈何。
  滞留香港期间,他偶遇过去的朋友,欧亚航空公司电信股长顾乐村和报务员盛棣华。这 两人曾经多次得到张平的帮助,再次相见真是又惊又喜,张平热情地邀请他们共进晚餐。
  席间谈到彼此的近况,顾乐村很感慨:"老张,咱们是他乡遇故知啊!不瞒你说,这几 年时局不好,我们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可不是吗,只好顺便带点各地的土产,到处卖 卖,贴补家用呗!"盛棣华也闷闷地发着牢骚。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张平敏锐地感到这是个好机会。因为战火遍地,交通断绝,广大 华行的业务也受到影响,正在寻找新的货运渠道,同时保证党的地下交通顺畅无阻。于是张平提议:"小打小闹的没意思,由我们广大华行投资百分之五 十,与你们合作建立'新中贸易商行',我当经理,用飞机运送紧俏的贵重西药、医疗器具 到内地销售,大大地赚他一笔,如何?"顾、盛二人喜出望外,紧紧抓住张平的手说:"还 是老哥有魄力,咱们就全靠你了!"
  在张平的努力下,新公司很快筹备就绪,马上起用了这条空中运输线。依靠从外国洋行 到中国商场十几年搏杀的丰富经验,开头的几笔买卖盈利丰厚,前景看好。顾乐村和盛棣华 对张平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后来新中贸易商行并入了广大华行。
   香港、海防之间的水路恢复以后,张平立即赶往海防,乘坐去昆明的小火车。没想到小火 车开到中越边界的老街,前面的铁路全被拆毁了,张平只好下车再想办法。这里前不着村, 后不着店,没有任何交通工具。沿途看去,到处是断壁残垣,一片狼藉。还听说土匪出没频 繁,专抢过路的商旅。张平靠着意志和信念坚持走了一天一夜,终于在河口赶上了火车,辗 转于年底到达重庆。
  上级委派张平担任广大华行会计主任兼贵阳办事处主管。接任伊始,他就听说有一批英 国进口的稀有药品被贵阳稽查处扣押。张平非常焦急,让司机开出卡车,冒着漫天的大风雪 立刻赶去解救。重庆到贵阳的公路崎岖蜿蜒,晴天都很难走,雪天结冰路滑,能见度差,开 车更是险象环生。张平几次差点坠入深壑,但他没有犹豫,坚持开到了贵阳。
  通过朋友,打听到稽查处长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弄不好财货两空,还会惹祸上门 。张平决定不直接与他打交道,而把目光锁定在贵阳城里的权贵--省卫生委员会主任何辑 伍(何应钦兄)的身上。他启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关系,送上大批金条,很快就把被扣货物 领了回来。可是第二天一早,警察突然上门查户口,不由分说把张平和刚从延安来的严朴夫 妇抓走。张平心里虽然十分紧张,表面却很从容镇定,拿出"老板"的派头与警察局长周旋 。因为他确实刚从贵阳抵渝,又有广大华行经理的身份,而且言谈举止无一不像循规蹈矩的 商人,所以警察拿了点好处就先把他放了。张平立即以无锡来投亲的表兄嫂的身份,设法把 严朴夫妇保出,所幸有惊无险。
  
  国民党的钱流进了共产党的腰包
  
  1941年春,广大华行的业务扩展很快,张平被派往成都筹建分行。成都位置优越,富庶 发达,是天府之国的重要城市。许多内迁的工商企业、医院、学校、国民党的军政后勤单位 纷纷落户于此。
   张平牢记党对白区工作者勤业、勤学、勤交友和职业化、社会化、合法化的要求,广泛结 交成都社会的上层人士,特别是医药界有影响的主管、医院院长和医大的教授,为推销药品 和医疗器材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他遵照周恩来不断提升个人社会地位的指示,参加了"国际扶轮社",与中外成功者来 往密切,给人留下了诚信精明、锐意进取的好印象。
   在前后不到一个月的紧张筹备之后,张平终于正式挂出了广大华行成都分行的招牌。而且 一举把中央、齐鲁、华西等各大学的医学院、附属医院,江苏、南京等各省、市地方医院、 专科医院的大批订单抓在手里,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在一次社交活动中,他结识了国民党航空委员会卫生处处长郭致文。别看这只是个处长 ,却把持了空军医院系统采购药品和医疗器材的大权。国民党空军向来是天之骄子,空军后 勤部门的经费也最充裕。张平明白,只要抓住了郭致文,就等于挖到了金矿。所以倾心相交 ,凡他所托之事,无不办得干脆、漂亮,让郭致文感到张平非常仗义。
  郭致文为人贪婪,有一次挪用公款倒腾黄金全盘赔尽。总部马上要来查帐,如果暴露, 必被送上军事法庭。郭致文只好又来求张平帮忙,张平没说二话替他补上了窟窿。致谢席间 ,郭致文举杯对张平说:"今后若有差遣,兄弟粉身碎骨决不皱一皱眉头!"于是,张平拿 到了空军每年购买西药和医疗器具的全部订单。从此,国民党政府的钱就源源不断地流进了 共产党的腰包。
   由于业务增长很快,1943年,张平筹办售药门市,准备加倍赚钱。为了扩大影响,开张典 礼搞得非常隆重。市长和警备司令等军政要人送的条幅,挂在大门口显著的位置;大批名流 、同业贺喜的镜框、花篮从扶梯一直摆到街上。鞭炮声中来贺喜的宾客川流不息,热闹非凡 ,成为茶馆酒肆的中心话题。
  1944年7月,张平被调回重庆主管总行的财务。为了防微杜渐,细心谨慎的张平制订了 严格的会计制度。货单、进帐各项细目搞得一清二楚,每月结算,从没出过疵漏。还准备了 两本帐簿,以应付国民党的税收稽查,让敌人挑不出毛病。
  张平为人没有架子,虽然对工作要求很严,但平时关心下属,和他们相处融洽。把从各 方面选拔来的职工团结在一起,为公司的发展献计出力。部下都觉得他是个好人,是有能力 的新派资本家。
  8月的一个晚上,中共南方局领导刘少文,代表周恩来召集广大华行特别支部成员开会 。他们以打麻将做掩护,表面看起来完全像平常的社交聚会。在麻将牌的碰撞声中,刘少文 听取了广大华行的工作汇报,并向同志们传达了延安整风的精神,特别提及在白区孤军作战 的情况下,做到刘少奇所说的"慎独"的重要性。张平等人深受启发。
  当时,周恩来秘密派人到广大华行取钱,都是由周恩来下令,经张平之手执行的。一般 都在深夜把现钞装好麻袋,等秘密交通员来取。有一次解放区急需药品,张平亲自从仓库取 出,悄悄送到南方局领导人家里。广大华行不断向延安、向地下党提供经费、药物或其它解 放区短缺的物资,成为党在经济上可靠的支柱。
  最使张平终身难忘的是1946年的春节,他在红岩村受到了周副主席的亲切接见。周恩来 不但肯定了广大华行的成绩和重要性,还语重心长地鼓励他继续深藏不露,为党做更多的事 情。
  1945年4月,张平曾被派往兰州筹办分行。通过蒋介石侍从室专员施公猛,他弄到了一 个"第六战区湘谷运输处上校参谋"的头衔。这东西既是护身符,又能优先购买机票,方便 生意,张平立刻动身飞往兰州。
  由于有国民党军长龚梦涛、高级政客张军光、军统西北区区长少将程一鸣等人的介绍, 兰州的国民党党、政、军、警、特都把这位张上校当作自己人。郭致文还亲自到兰州为张平 拉场子,宴席间,带他认识了空军兰州基地卫生处、空军医院、省府卫生部门、八战区司令 部所属医疗机构的头头脑脑。张平又结交当地工商实业界人士和科技人员,还担任了"国际 青联社"的副社长,很快变成兰州社会瞩目的名人。
  这时,他一方面要建立药房,继续做西药、医疗器械的买卖。还要捋顺对苏贸易的通道 ,从新疆接运苏联药材,转送内地。同时,积极筹划在西宁、张掖、酒泉、武威等地收购肠 衣,准备开办肠衣加工厂、肥皂厂和药棉厂,打算大干一场。然而,由于抗战形势的变化, 张平在兰州只呆了5个月,就被调回总公司,担任广大华行副总经理,民安、民孚等公司的 董事,工作担子更沉重了。
  抗战胜利后,广大华行迁回上海,进入全盛时期,在商界和社会上很有影响。可是,也 引起各方敌特的注意与眼红。
  张平等人非常小心谨慎,在外表上他们的住房、服饰、日常生活要符合"大老板"的身 份,但也绝不奢侈,给人留下沉稳可靠、信誉良好的印象。
  一次保密局的一个高级特务找上门来,说上峰密令要抓广大华行里的共党分子。张平不 软不硬地回答:"我们总经理卢绪章先生是组织部长吴开先介绍入党的,还是二十五集团军 的少将参议;公司的协理、经理也多是国军的上校、国府的参议,你说谁是共产党?!"特 务语塞,转而大骂时局艰难,生活每况愈下,露骨地想要敲诈。张平笑笑说:"不错,我们 是发了点财,可你也不能开这种掉脑袋的玩笑啊!有事好商量嘛。"最后花了些钱,将此事 摆平。
  为了撤销国防部查纠广大华行通匪的密令,张平受组织派遣去敌人内部打通关节。
  这天夜里,他携带大批现钞与上海警察分局局长严少白来到法租界。车子在严少白的指 引下七拐八弯,最后停在一座花园洋房的门口。这里静谧幽雅,与喧嚣繁华的闹市形成鲜明 的对比。张平是个老上海了,竟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世外桃源。
  严少白示意他下车等候,自己上前按响了门铃。过了许久,出来一位穿着考究的男子, 严少白满脸陪笑地对他说:"这位是广大华行的张副总,'财神爷'啊!凡事请多多关照! "张平送上钱箱:"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那人神情倨傲地接过去,转身走了。张平刚 想问严少白,严少白却拉着他上了车,小声神秘地说:"静候佳音吧!"经过各方面的努力 ,不久密令果然销声匿迹。
  对于敌人的种种挑衅,张平等人胆大心细,滴水不漏,充分利用中统、军统和国府高官 为他们保驾。军统少将梁若节,就曾在上司面前拍胸脯担保:"卢绪章他们要是共产党,我 也是共产党了!"
  
  华润公司的掌门人
  
  随着蒋介石兵败如山倒,国统区经济风雨飘摇,政治迫害日益严重,广大华行准备南移 香港,再图发展。
  1948年7月,张平接受上级指示来到香港。这时他们国内的商务已经四通八达,还不断 加强进出口贸易,用大量资金支援解放战争和筹建新中国。
  1949年3月,周恩来密电指示:广大华行与华润公司合并,张平、舒自清留港工作,其 他人北上学习,准备随军接管上海。
  华润公司是为掩护民主人士去参加新政协而建立的。1948年8月,中央贸易组组长钱之 光,对外以解放区救济总署特派员的身份来到香港,具体运行此事。他提出公司的名称既要 有意义,又不能暴露身份:"就叫'华润公司'吧,华是中华的华,代表中国;润是毛润之 的润,代表我们党。"
  12月18日,华润公司正式宣告成立。为了北上方便,还买了几艘轮船,大副、船长都是 中共党员。以到香港出口农副产品、采购物资的名义,秘密接送民主党派领袖和著名爱国人 士去解放区。张平等人也参与了这项工作。
  当时国民党特务遍布全港,对民主人士盯梢、监视,甚至采取暗杀手段。但是在华润公 司和广大华行同志们的努力下,从1948年底到1949年3月,把沈钧儒、谭平山、蔡廷锴、章 伯钧、郭沫若、马叙伦、沙千里、李济深、章乃器、柳亚子、马寅初、黄炎培、茅盾等一大 批民主人士安全地送到北平,胜利地完成了任务。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