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第6期

周恩来与胡志明的交往

作者:李家忠



  越南的胡志明主席在60年的革命生涯中,有一半时间是在国外从事革命活动。由于中国 革命同越南革命休戚相关,胡志明同中国的许多老一辈革命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其中他同 周恩来的友谊更为世人传诵。
  
  早在20世纪初,胡志明就已同周恩来相识
  
  1920年,周恩来和李富春、赵世炎、蔡和森、王若飞、蔡畅前往法国"勤工俭学"。胡 志明则早已到达法国,当时的名字叫阮爱国。1919年阮爱国由法国著名作家古久里介绍,加 入了法国社会党。1920年阮爱国加入了法国共产党,成为法共最早的党员之一。1922年,正 在法国留学的中国青年肖三在一次游行示威中,结识了阮爱国。同年,周恩来在巴黎的地铁 车站也结识了阮爱国。34年后的1954年7月,越南民主共和国总理范文同率越南政府代表团 前往出席关于越南问题的日内瓦会议,中途在北京作短暂停留。此时的周恩来已是中华人民 共和国国务院总理。他在陪同范文同一行参加故宫时,曾向越南朋友回忆起早年在巴黎的情 景,周总理说:"正是胡志明主席在我刚刚参加革命的时候,给了我很大帮助,是他介绍我 们的一些同志加入了法国共产党。当时我经常在巴黎拉丁区一个名叫贡普安(COMPOINT)的 小巷同他见面。他生活非常简朴,但知识渊博,活动能力强。胡志明主席还通晓多种外语。 他的品德和智慧,对我们刚刚走上革命道路的青年人有很大感召力。"
  1924年至1927年,胡志明又在广州同周恩来相遇。当时中国的大革命正处于高潮。胡志 明化名李瑞,名义上是为孙中山先生的苏联顾问鲍罗廷当翻译,实际上则是共产国际东方部 南方局的负责人,同时还是农民国际主席团成员,负责了解中国、缅甸、印尼、印度支那等 国家和地区的农民运动情况。而周恩来在法国学习四年之后,也回到了国内。1924年至1927 年,周恩来先后担任中共广东区委主席、黄埔军校政治部主 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团政治部主任。由于胡志明和周恩来早在巴黎就相识,所以在广州也 经常见面。李瑞经常应周恩来的邀请,到黄埔军校作客。周恩来也多次派黄埔军校的教官到 广州文明路13号"越南青年革命同志会"总部,帮助李瑞培养干部。这期间,李瑞依靠各方 面的帮助,为越南革命培养了近200名骨干。1927年蒋介石背叛革命,苏联顾问团撤离广州 ,李瑞也于同年7月回到了共产国际所在地莫斯科。周恩来则在此前已被中共中央调往上海 。
  1938年9月,阮爱国再次来到中国,设法返回越南,直接领导国内革命。这样,阮爱国 又在延安同周恩来重逢。此时,周恩来是中共中央南方局书记。西安事变后,再度出现了国 共合作的局面。1939年初,叶剑英率中共教官前往湖南,举办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阮 爱国参加了这个教官团,化名胡光,公开的身份是少校。从1939年2月中旬到同年9月,阮爱 国曾为两期训练班担任教官。
  1942年8月,阮爱国开始使用胡志明这个名字。他从越南北部的高平省越南边界来到中 国,设法同中共中央取得联系。8月27日,不幸在广西德保县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在被监 禁的13个月中,先后被转移过13个县和13个监狱。中共中央得知这一讯息后,立即指示在重 庆的周恩来,要设法营救阮爱国。为此,周恩来曾当面要求蒋介石释放阮爱国。周恩来还同 国民党爱国将领冯玉祥商讨营救阮爱国的办法。之后,冯玉祥又亲自去见蒋介石,劝说蒋释 放阮爱国。
  1945年越南八月革命成功,胡志明成为越南民主共和国主席。但周恩来仍不知道胡志明 是谁。同年10月,国民党政府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到河内视察日军投降情况。返回重庆后对周 恩来说,胡志明主席就是1924年为苏联顾问鲍罗廷当翻译的阮爱国。之后,几名中共党员从 河内回重庆,向中共中央南方局汇报,顺便带回一些关于越南八月革命的材料。当周恩来看 到胡志明的照片时,非常惊讶,情不自禁地说:"没错,就是阮爱国。"
  
  革命胜利后,胡志明同周恩来有了更多交往
  
  1954年4月,周恩来率中国代表团出席日内瓦会议,同以莫洛托夫为首的苏联代表团和 以范文同为首的越南代表团密切合作,并在休会期间赶往广西柳州同胡志明主席磋商,终于 促成了日内瓦协议的签定。这一协议的签定标志着越南抗法战争最后结束。
  1956年11月,周恩来访问越南。胡志明在欢迎宴会上致祝酒辞,即席讲了这样一段话: "对我来说,周恩来是我的兄弟。我们曾经在一起同甘共苦,一起做革命工作。他是我30多 年来的亲密战友。"周恩来也即席讲了一段话:"胡主席刚才提到我个人在30多年前认识了 他。是的。34年前,我在巴黎认识了胡主席。他是当时我的引路人。他当时已经是一个成熟 的马克思主义者,而我那时还刚刚加入共产党。他是我的老大哥。"这时,胡志明站起来对 在场的人说:"刚才周恩来同志的讲话,你们听见就行了,不要同其他人去讲,大家知道, 周恩来同志是一个大党和一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大国的领导人。"因此,越南报纸对此没有 作详细报道。直到1960年5月14日,《人民日报》才披露了这一情节。
  此后,周恩来又多次到过越南,胡志明更多次来中国访问或休养、度假。两位老朋友经 常见面。1965年5月,胡到中国度假,同时躲避国内为他祝寿,周恩来同刘少奇、朱德、邓 小平等领导亲自到首都机场迎接。周恩来知道胡志明不喜欢人们为他祝寿,为了让胡志明在 中国度过一个有意义的生日,亲自做了十分周密的安排。胡志明生日的前一天,即5月18日 ,中方请胡志明出席一个午餐聚会,到场的有许多女同志和孩子,其中有江青、王光美、邓 颖超、康克清、蔡畅、张茜,她们每人都带来一个孩子。胡志明走进餐厅时,大家热情鼓掌 欢迎。午餐会上没有人起立祝酒、讲话,没有人提起胡志明的生日,但每张餐桌上都按照中 国的习惯摆有寿桃和寿面。胡志明兴致勃勃地走到每一张餐桌前同孩子们亲吻,同夫人们畅 叙友情,整个午餐充满了欢乐的家庭气氛。当晚,又举行了一次欢迎宴会,中方出席的有在 京的全体政治局委员和他们的夫人。饭后还举行了一场小型的文艺晚会,演出的节目是反映 越南南方人民抗美斗争的歌舞《椰林怒火》。主持人在介绍晚会的理由时,只字未提胡志明 的生日,只说这是为了庆祝越南南方人民的胜利。演员们精彩、动情地表演深深吸引了在场 的中越两国观众。演出结束时,胡志明走上舞台,向演员们献花,并同大家合影留念。24年 后,胡志明的秘书秘武奇在回忆录中对这些活动作了详细的描述,他特别提到胡志明在观看 歌舞表演时,曾两次用手帕擦拭眼泪。人们不难看出,中方所有这一切的安排,都饱含着周 恩为对胡志明的一片真情。
  
  周恩来亲自派医生为胡志明治病
  
  1966年以后,胡志明健康状况欠佳。在"文化大革命"中处境极为困难的周恩来,对胡 志明的病情仍十分关心,亲自挑选中国最高水平的医疗专家多次到河内为胡志明治病,并亲 自听取医疗小组的汇报。1969年5月,胡志明的健康状况相对稳定,便让正在为他治病的中 国医疗组回国休整一下,一个月后返回。医疗组的同志感谢胡志明对他们的关心,并询问胡 志明需要他们从北京带回些什么东西,胡志明笑着说,什么都不需要,只要带回一只北京烤 鸭就行了。周恩来听取医疗组汇报时,得知胡志明想吃北京烤鸭,便亲自过问这件事。周恩 来说,一个烤鸭不够,要送两只,而且要把甜面酱、大葱和薄饼一起配齐。更重要的是在炎 热的夏天,如何解决烤鸭的保鲜和运输问题。周总理把外贸部长李强找来商量,但李强并不 是保鲜方面的专家,于是又请来保鲜专家研究。最后决定将烤鸭和各种配套严密包好,放在 一个搪瓷水筒里,四周放进一种特制的化学粉剂,可以将温度保持在摄氏零下30度。一个月 后,医疗组返回河内,带回了周恩来送给胡志明的烤鸭。胡志明舍不得一个人享用,将一只 送给了中国医疗组,另一只用来在7月1日中国共产党成立48周年时宴请中国驻越大使王幼平 。我作为大使馆的翻译,随同王幼平参加了宴请。30年后,胡志明的秘书武奇告诉我说,至 今他仍珍藏着当年那只装着甜面酱的陶瓷小罐,作为宝贵的革命文物。
  1969年8月下旬,胡志明的病情恶化。周恩来密切关注着胡志明病情的变化,于25日派 专机送去第二批医疗专家和最好的进口抗菌素。31日又派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吴阶平乘专机 赶往河内,了解最新病情,要求吴阶平在当晚返回北京。由于天气不好,吴院长于9月1日才 返回北京。周恩来用5个小时听取汇报,研究抢救措施,决定派专机送一个急救组,紧急向 河内运送药品和医疗器械,预计在9月2日上午抵达河内。但胡志明已于9月2日上午9时47分 逝世。当专机飞越中越边境时,获悉胡志明已经逝世,奉命中途返回。
  
  周恩来亲临河内吊唁胡志明
  
  由于9月2日恰好是越南国庆,而且当时越南的抗美救国斗争正处于关键时刻,为了不在 人民群众中引起过大震动,越南领导人决定将胡志明逝世的时间改为9月3日。周恩来获悉胡 志明逝世的消息,当即决定在越方为胡志明正式举行国葬前,率中共代表团于9月4日先期到 河内吊唁。代表团成员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和广西壮族自治区革 委会主任韦国清。越南国会主席长征、政府总理范文同、国防部长武元甲等领导人见到周恩 来时,都抱头大哭,悲痛不已。
  当天下午,双方领导人举行会谈。周恩来说,胡志明不幸逝世,中国党、政府、军队和 人民感到十分悲痛。胡主席一生奋斗,不仅为越南人立下不朽功绩,而且对无产阶级也作出 很大贡献。胡主席同中国革命、中国党的关系尤为密切,他几次到中国,参加中国革命,同 中国人民共患难,并肩战斗,同中国人民、中国党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胡主席的共产主义品 质、对劳动人民生活的关心、他的革命意志、同敌人斗争到底的精神、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 ,50年如一日,值得每一个共产党员学习。周恩来说,胡主席逝世不仅是越南人民的损失, 也是中国人民和全世界反帝人民的损失。胡主席永远活在越南人民心中,永远活在中国人民 和世界革命人民心中。周恩来动情地说:"我们没有能在胡主席去世前同他见一面,这次来 得虽很仓促,但还是来晚了。"谈到代表团的组成时,周恩来说,代表团的成员都是同胡主 席和越南人民共同战斗过的人。我是受毛泽东主席的委托来的。叶剑英同志在战争时期同胡 志明一起工作过。韦国清同志,你们是熟悉的。(这里所说的熟悉,是指在越南抗法战争期 间,中央曾派韦国清上将和陈赓大将一起,作为军事顾问到越南工作。)
  越南党中央第一书记黎笋说,在当前这个悲痛的时刻,请周恩来同志给我们提出一些意 见,帮助我们。因为过去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两党总是一起商量问题。因此,目前我们 很需要听取中国同志的意见。周恩来没有发表长篇讲话,主要是表示希望越南领导人继承胡 志明主席的遗志,对付美帝的侵略,强调这是当前的主要任务。周恩来说:"请相信,你们 继续战斗下去,中国人民将同你们站在一起,共同对敌。"周恩来还通报说,中方将派李先 念副总理率中国政府代表团出席胡主席的葬礼。由于胡主席逝世后,越方已将胡志明主席的 遗体交给苏联专家做永远保存的技术处理,所以周恩来一行只能在胡志明遗像前默哀。但鉴 于周恩来同胡志明的特殊关系,越南领导人经过仔细研究,最后还是秘密地请周恩来和叶剑 英于当晚启程回国前,到医院向胡志明的遗体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