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第6期

谭甫仁迫降过周恩来的座机吗

作者:王克学



  专案工作拖了八年,工作人员几经调整,没有查出其他情况。1978年专案组为昆明军区 党委和云南省委起草了结案报告,主要内容是:杀害谭甫仁及其夫人王里岩的凶手是王自正 ;本案的性质属阶级报复,系反革命分子王自正个人作案。景儒林的自杀,是他自感责任重 大、"没脸见人"而采取的极端行动,与本案无涉;由于凶手自杀以及事过境迁,某些与本 案有关的细节已无法查清,没有必要再查了;鉴于本案已破,侦破工作完成,从现在起,专 案组的工作宣告全部结束,予以撤销。结案报告经昆明军区党委和云南省委批准后,上报党 中央和国务院。华国锋、叶剑英、纪登奎等中央领导圈阅了报告,圈阅件退还给昆明军区。 侦破工作正式结束。
  
  谣言的出笼和传播
  
  20世纪80年代初,我国南方一家杂志刊登了一篇文学题材的文章《司令部的枪声》,描 写林彪集团命令某大军区的司令员用导弹攻击一架民航飞机(实际上是周恩来总理的座机) ,这个司令员没有用导弹打飞机,而是把飞机迫降下来。林彪集团为了杀人灭口,派人把这 个司令员暗杀。虽然文章没有明指昆明军区,没有写出政治委员的身份和谭甫仁的名字,但 是非常明显,就是影射谭甫仁的。这是"谭甫仁迫降周总理座机"始作俑者。
  随后,其他报刊相继刊登文章,而且明确写有谭甫仁的名字。《西湖》杂志1988年第5 期刊登了《"文革"中震惊全国的谭甫仁被刺案经过》,大意是:谭甫仁是林彪在云南的代 理人。谭甫仁在被刺前五天,接到一个从北京打来的绝密电话,当天他到了飞机场。这时有 一架从东北方向飞来的民航飞机,经过昆明飞向越南。谭甫仁本来要发射导弹击落这架民航 机,临时改变主意,指挥三架喷气式战斗机起飞将其迫降。民航机降落后,从飞机上走下来 的是周恩来总理。林彪怕事情泄露,所以杀人灭口。谭甫仁是被军区"保卫部一科科长汪之 真"刺杀的。汪之真曾经当过还乡团的中队长,并有血债。"保卫部长金树立"抓住汪之真 的这个把柄,指使汪之真刺杀了谭甫仁。案子发生后,汪之真和金树立先后自杀身亡。案子 到最后不了了之。这篇文章被《吉林日报》编辑部编的《〈文摘旬刊〉精选本》第四集转载 。虽然通篇都是无稽的谣言,但是造谣者显然知道有关昆明军区和此案的一些细节。例如: 保卫部长"金树立"是景儒林的谐音,凶手"汪之真"是王自正的谐音,"汪之真"参加过 还乡团,等等。如果不了解昆明军区的情况,这样的谎言是编不出来的。
  1996年作家出版社出版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一书。此书作者张涛之,是张涛的笔 名。该书第七十九回的标题是"蓝天行刺迫降总理座机,黑夜动武暗杀政委夫妇"。内容要 点是:谭甫仁是林彪的老部下,他由林彪推荐,从工程兵调到昆明军区。1970年12月,秘书 交给谭甫仁一份机密电报,电报命令他:"此月某日,将有架从缅甸飞来的民航机,该机经 过昆明时,务必击毁之。"谭甫仁不敢无缘无故地打民航飞机,但密令又不能不执行,于是 想出了一个折衷办法,将飞机迫降。到了指定日期的前一天,谭甫仁拿起电话,要通了昆明 军区空军司令部:"我是谭甫仁。我命令,你们立刻准备好几架战斗机,听候调用。"第二 天,谭甫仁进入作战室。空军作战室向他报告:"发现一大型目标,是民航机,正由缅甸方 向飞来,接近昆明。"谭甫仁立刻命令:"战斗机起飞,包围民航机,使其在昆明机场迫降 。"谭甫仁率一大帮军人到机场等候。飞机降落后,谭甫仁坐车带兵疾驰到飞机跟前,准备 逮捕从飞机上走下来的人。结果走出来的是周总理。总理严厉质问谭甫仁:"你为什么要迫 降我的座机?是谁指使你这样干的?"谭甫仁回答:"我不知道是总理的飞机,我该死!" 总理命令他:"你不要解释了,立刻向中央写出报告,交代清楚。现在你把跑道和航道让开 ,我要马上起飞。"当天晚上,一个军人上了谭甫仁住的二楼,将谭甫仁夫妇枪杀。中央对 谭甫仁被刺案非常重视,派来了由公安部、总政治部、中央文革小组负责人组成的中央调查 组来到昆明调查此案。经过调查,凶手是原来谭甫仁的卫队长,使用的凶器是保卫部的两支 手枪。这个人因为参加过地主武装还乡团,被隔离审查。案子发生后,在保卫部长和一个保 卫干事去隔离室看卫队长时,卫队长向保卫干事开了枪,然后逃进厕所自杀。中央调查组组 长提出:"我看保卫部有问题,得清查一下。"在中央调查组决定对保卫部长进行隔离审查 的时候,保卫部长上吊自杀。该书的结论是:"线索被掐断了。谭甫仁一死,迫降总理座机 的案子无从问起。保卫部长一死,谭甫仁被刺一案的案中之案成为千古之谜。"还是这本书 的作者张涛之,在1999年6月4日《海南特区法制报》上发表一篇《周总理飞机迫降始末》, 重复上述内容。不过有一点说得更加具体,说谭甫仁接到的密电是林立果发来的。《生活文 摘报》、《老年文摘报》先后转载了此文。虽然事情的经过编得绘声绘色,活灵活现,其实 都是无中生有的谣言。
  
  事实揭穿谣言
  
  一、1970年周总理没有出访越南和缅甸
  根据报纸记载,1970年周恩来没有访问过越南和缅甸。根据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写的《周 恩来年谱》,周总理在1970年没有访问过任何东南亚国家。我们查了《现代中越关系资料选 编》,周总理访问越南一共有3次,时间分别是:1956年11月18日,1960年5月9日,1971年3 月5日。据《当代缅甸》记载,周总理访问缅甸一共有6次,时间分别是:1954年6月下旬,1 955年4月中旬,1956年12月10日至12日,1960年4月15日至19日,1961年1月上旬,1964年2 月。另据昆明军区司令部大事记,1970年周总理没有来过昆明。
  此外,据当时的国际形势而言,周总理秘密访问越南或缅甸也是不可能的。1970年越南 战争正在进行,虽然这时越美已经进行和谈,美国空军停止了对越南北方大部分地区的轰炸 ,但是整个越南仍然处于战争的环境中,美国的航空母舰还在越南外海游弋。1970年5月20 日毛主席发表《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声明,全国掀起支 持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战争的高潮,中美关系处于十分紧张的状态。如果1970年12月周总理乘 一架单独的民航飞机秘密飞往越南,是非常危险的。而且1971年3月5日周总理公开访问了越 南,在此前80天没有必要进行一次非常危险的秘密访问。同样,周总理在这个时候秘密访问 缅甸也没有可能。1967年6月,缅甸当局排华反华,中国政府发表声明,表示强烈抗议,并 宣布不再派回驻缅大使。1969年11月,缅甸领导人表示希望恢复中缅友好关系,两国关系开 始松动。1970年11月,缅甸新任驻华大使抵达北京。1971年3月,中国新驻缅大使到达仰光 就任。在谭甫仁被害案件发生的1970年12月,中缅关系刚开始趋向正常,中国还没有向缅甸 派驻新的大使,在这种背景下,周总理不可能也没有必要秘密访问缅甸。
  
  二、谭甫仁没有权力指挥驻昆明的作战飞机执行任务
  昆明军区防区内原来没有空军。20世纪60年代初,我军作战飞机进驻昆明,并建立了昆 明军区空军指挥所,简称"空指"。直到昆明军区撤销,并不存在"昆明军区空军"这么一 个单位。"空指"直接由军委空军指挥,昆明军区对"空指"没有作战指挥关系。除非军委 正式授权,昆明军区首长没有权力指挥驻在本防区的作战飞机执行任务。当时昆明军区能够 指挥的飞机,只有两架小型的伊尔-14客机,作为军区首长下部队时的交通工具。而所谓" 迫降周总理座机"的作者说,有一个"昆明军区空军司令部",谭甫仁拿起电话就可以通过 它指挥作战飞机执行任务,完全不符合实际情况。林立果这时已经是空军作战部副部长,如 果他要驻昆明的空军执行什么任务,完全可以直接向昆明军区"空指"下命令,根本无需通 过昆明军区指挥员。通过昆明军区指挥员,既绕弯子,又达不到目的。"迫降周总理座机" 的文章刊登后,原昆明军区"空指"副政委赵世英说:"我当时就在那里担任领导工作,怎 么一点也不知道这件事情?"
  
  三、谭甫仁是林彪在云南的"代理人"吗?
  谭甫仁来昆明以前,是解放军工程兵政委、中央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办公室主任。他是怎 样到中央毛泽东思想学习班,而后到云南工作的呢?王克学从1966年3月起担任谭甫仁的秘 书,了解事情的全过程。他说,1967年7月,谢富治、王力在武汉制造了震惊全国的"七· 二"事件,事后中央将武汉军区陈再道司令员、钟汉华政委等集中到北京办学习班。谭甫 仁原来是武汉军区政委,对那里的基本情况熟悉,被中央选中在学习班任领导工作。谭甫仁 在处理武汉问题中,实事求是,办事公道,依当时的标准来看,效果是好的。学习班结束后 ,中央推广它的经验,把谭甫仁留下担任中央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办公室主任。1968年初,中 央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办了个云南班,把云南军内外的主要领导人和两派的代表人物集中到北 京学习,解决云南两派联合的问题。1968年6月,中央决定派谭甫仁主持云南工作。
  1969年初,昆明军区有两位领导从军委办事组邱会作那里得到"交底":谭甫仁是哪个 司令部的还不太清楚。对谭甫仁要提高警惕,不能跟得太紧。接着,由林彪死党把持的军委 办事组把谭甫仁在具体工作上的两个得力助手调走,对谭施加压力。谭甫仁明白是谁在整他 ,但是没有办法。
  所谓谭甫仁是"林彪在云南的代理人",他来昆明是"林彪推荐"的说法,没有任何事 实根据。云南在清查林彪反党集团罪行的斗争中,没有人提出过这方面的问题或线索。
  
  四、在侦破谭甫仁被害案件中,没有发现过任何"谭甫仁迫降周总理座机"的事实或线 索
  谭甫仁被害案件侦破工作进行了八年。先后直接领导和直接参与办案的人员,有大军区 级干部3人,省级干部1人,军级干部6人,厅级干部2人,军队师团级干部和地方处科级干部 四五十人,还有公安部派来的处长和工作人员。虽然这些人对谭甫仁在云南工作的看法和办 案的指导思想可能有差异,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都是党长期培养、久经考验的干部, 在涉及阴谋暗害周总理的大是大非问题面前,专案组的人员绝不可能对党隐瞒真相。假若谭 甫仁"迫降周总理座机"真有其事,他一个人也是干不出来的,按照制造作品者的说法,这 件事牵涉到昆明军区机要局的工作人员(军内的电报要经过他们)、昆明军区司令部作战指 挥部门的人员、"昆明军区空军"的首长、"昆明军区空军司令部"作战指挥部门的人员、 航空兵部队的首长和作战指挥部门的人员、战斗机驾驶员、地勤保障人员,还有谭甫仁的秘 书、司机和跟随他的"一大帮军人",等等。在全党全民揭发批判林彪反党集团罪行的斗争 中,难道这些人都是谭甫仁的"同伙",不向中央报告和揭露吗?作品中说谭甫仁遇害是在 "迫降周总理座机"的当天或五天之后,如果真有其事,当时周总理不可能作出前面提到的 三条指示,新华社不可能在谭被害后的第六天发布给谭应有的正面评价的消息。在"四人帮 "被粉碎以后,正是查清这件事的最好机会,这时昆明军区和云南省委绝对不敢随便作出谭 甫仁被害案件是个人作案的结论,并解散专案组,中央也不会同意。
  
  五、党对谭甫仁的评价没有变化
  20世纪80年代初,军委决定公开出版《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帅名录》,给我军中将以上的 高级将领每人写一篇小传,加上照片,收入书中。出书以前,云南省某单位派一位负责同志 去北京,向军委提出意见,反对把谭甫仁的小传收入书中。他列举出谭甫仁的5个问题:1 在云南搞"划线站队",伤害了许多干部群众;2准备兴建"红太阳广场",拆了工人文 化宫;3在滇池搞"围海造田",破坏了昆明的环境;4在云南不执行统战政策;5中 央对谭甫仁没有作结论。军委当时的一位领导人亲自接见了云南来人,答复说:"文革"期 间全国各地都有两派之争,有的地方比云南更厉害,两派都说自己是正确的,其实都是错误 的;兴建"红太阳广场"不是云南一个地方的事,有些地方已经建成;"围海造田"等都是 工作中的问题;中央对谭甫仁的看法,已经写在他遇害后新华社发布的消息中,不需要再作 什么结论。《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帅名录》于1987年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收入了谭甫仁的小 传和照片。
  1997年,中央军委决定为我军二百多名高级将领立传,谭甫仁名列其中。负责给谭甫仁 写传的两位同志,调查了谭甫仁一生的经历,除了完成上级交给的立传任务外,还写了《名 将谭甫仁》一书,于2001年9月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发行。云南省某地方单位专门给军队方 面发函,对此书提出不同意见。军队方面对此非常重视,经过认真的调查研究和讨论,给提 意见者作出答复,大意是:《名将谭甫仁》一书主要反映了谭在革命战争年代的战斗历程和 重要贡献,关于谭在"文革"中的情况作了简化和淡化处理。在"文革"的特定历史条件下 ,谭作为军队高级干部,负责云南主要工作,说过错话,办过错事,甚至犯过错误,是可能 的。但是除了《解放军报》在谭被害时刊登的讣告外,未见到中央和中央军委对谭有新的评 价和结论性意见。本文无意评价谭甫仁在云南的工作,也不认为他在云南工作中没有失误, 但是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出,假如谭甫仁有所谓"迫降周总理座机"的问题,哪怕只有一些线 索,向军队方面反映谭甫仁问题的人绝对不会不提;军队方面对一个曾经迫降周总理座机或 者有此嫌疑的人,也绝对不会做现在这样的处理。这有力地证明:根本没有所谓"谭甫仁迫 降周总理座机"的事。(责任编辑:吉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