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第6期

王明的传奇婚恋

作者:■ 曹仲彬



  王明一生错误多多,而传奇故事也多。如他不是各省选拔的留苏学生,却堂堂走进莫斯科中山大学的校门;他曾追随立三“左”倾冒险主义,却又被李立三给撤职和留党察看;他从当时江苏省委宣传部一名小干事,一跃成为党中央的主要领导人;他从“左”倾路线的代表,忽然变成右倾投降主义的代表,从极“左”跳到极右;他从显赫的共产国际执委会委员和主席团委员,突然成为整风的主要批判对象,等等。他和孟庆树的婚恋更是一波三折,颇多传奇故事。
  
  初恋莫斯科
  
  王明与孟庆树相识在莫斯科中山大学。
  1925年11月28日,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王明这位特批留苏学生,同俞秀松、张闻天、王稼祥、伍修权等60余人,作为莫斯科中山大学第一期的学生来到莫斯科,开始了留学生涯。在学习期间,他被副校长米夫赏识,成为其得意门生,并被选为“学生公社”主席。1927年7月米夫升任校长,王明被米夫留校任教、并当上米夫的秘书和翻译。从而控制着学校支部局,实际上成为“中大”的“无冕之王”,显赫一时。
  孟庆树1911年12月2日出生于安徽省寿县田家集孟家围子一个地主家庭。她是莫斯科中山大学第三期学生。她于1927年11月与刘英(后为张闻天夫人)、唐仪贞(后为陆定一夫人)等来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
  离开祖国来到莫斯科中山大学的这批青年,当时大多数正值妙龄,加以优裕的生活条件和开明舒适的异国环境,使中山大学恋爱之风盛行。年方16岁的孟庆树,正值妙龄花季,且眉清目秀、身材窈窕、落落大方、风度翩翩,很自然地成男学生们注目的对象。时年23岁的王明一见钟情,从此就把追逐目光投向比自己小七岁、充满青春活力的安徽老乡身上。虽然,孟庆树入学时王明已经赫赫有名,成为学校“无冕之王”,但孟庆树对他只是充满敬意和羡慕,并未产生爱恋之意。无奈小个子王明的身高并没有同他地位那样显赫,没有能够扰动孟庆树的芳心。孟庆树也未把王明频频示爱放在心上,而是先于王明结交了一个男朋友。
  不过,在来莫斯科中山大学时就已经表现出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王明,并没有因为孟庆树已经有了男朋友而退缩不前,仍然顽强地向孟庆树发起爱情攻势。1928年6月,中共六大在莫斯科召开。在米夫安排下王明担任了“六大”秘书处翻译科主任。这样王明利用米夫要他挑选几名中山大学学生作工作人员之机,指名要当时才是团员的孟庆树参加大会工作,引起了很多党员同学的不满,但却赢得了孟庆树的好感。孟庆树看到王明得到米夫和共产国际的信任,前途不可限量,便与原来的男朋友脱离关系,转与王明相交往。不过,王明一米五几的身高实在引不起孟庆树的激情,一直到1929年初王明回国时,王明的热烈追求也没有得到孟庆树的肯定答复,王明回国后“暮暮朝朝顾盼”着仍留在莫斯科的孟庆树。并把他们之间关系比为“牛郎与织女”。
  
  “牛郎”失恋
  
  1929年3月王明由莫斯科回国。回国前,米夫以共产国际东方部的名义打电报给中共中央,指示要对王明工作给予妥善安排。不过,中共中央仍坚持原规定:凡从苏联回国的留学生,由于他们缺乏实际工作经验,一律先安排到基层工作锻炼,然后根据他们在基层工作表现,再考虑调到中央或地方领导机关工作。据此,王明先后被派到上海中共沪西区委和中共沪东区委作宣传工作。在王明看来,中央这样安排他的工作,简直是把共产国际很为器重的人才冷落起来,是有才不用,大材小用。因此在工作中采取消极态度。朝思暮想着万里之外的“织女”孟庆树。
  正当痴情的“牛郎”无限思念“织女”时,突然“织女”飞越银河来到“牛郎”身边。1930年,孟庆树由莫斯科回国。回国后,她被分配到上海沪东区委,在妇委会工作。王明在沪东区工作,孟庆树也分到沪东区工作,真是天赐良机!“织女”真正飞到“牛郎”身旁了!王明非常珍惜这个良机,尽全力向孟庆树发动猛烈进攻。他不断请孟庆树去小馆吃饭,逛马路,看电影。这时期,王明由于对分配到基层工作不满,加以过于沉湎于男女情长,本职工作消极应付,因完不成区委分配的任务经常受到领导批评。这使孟庆树爱的天平发生倾斜,开始有意疏远王明。由于王明紧追不舍,不断登门来访,引起孟庆树的反感,毅然退掉住房,搬到朱秀英处同住,故意躲避王明的纠缠,决心与其分手。王明并不知道孟庆树已经搬了家,再次来访,人去楼空。王明面对孟庆树的空荡荡旧居室满腹惆怅,来回踱步于空房之中。踱来踱去的王明意外在地下发现了孟庆树用过的几支头发卡子,他捡了起来,擦干净,翻来覆去的看,如获珍宝。见物如见人。几个头发卡子却给他精神上以极大安慰。最后,他非常小心地收藏起来作为心爱的纪念品。此情此景,倒可窥见王明当时对孟庆树的一片痴情。
  
  配个“妻子”
  
  当王明正在失恋的时候,党组织却给他分配来个“妻子”。这又是一个传奇故事。
  1930年6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李立三主持下举行会议,通过了《新的高潮与一省或几省的首先胜利》的决议,从而使以李立三为代表的“左倾”冒险主义错误在中共中央占据了统治地位。1930年7月9日,中央机关人员政治讨论会召开,李立三主持会议,力图贯彻6月11日决议。首先何孟雄作了反对6月11日决议的发言。王明然后发言,就6月11日决议关于中国革命与世界革命问题、高潮与直接形势问题、一省与几省政权问题和反右倾问题发表不同意见,并当场掏出马列经典著作和共产国际决议,摆在桌子上,咬文嚼字,学院式地与李立三展开一场争论。李立三十分恼火,给王明扣上“右派”帽子、撤销他中宣部秘书职务,并给予六个月留党察看处分,最后下放到江苏省委宣传部当一名小小的干事。
  当时中共江苏省委书记是李维汉,省委宣传部长是夏采曦,秘书是李初梨。1930年7月底,王明“穿着长衫马褂,带着瓜皮帽,帽上还有个红顶子”,来到上海李初梨处报到,就任干事工作。李初梨安排他住省委机关。当时,上海男子容易引起警察注意,并难以找到房子。于是李初梨给王明找了个假妻子做掩护。当时配给王明作“妻子”的同志,名字叫易坚,是湖南著名教育家、第一师范学校校长易培基的亲侄女。
  笔者曾于1980年11月亲自采访过易坚同志。据她回忆说:“1930年7月在上海入团,编在闸北区虹口街道支部。约1930年8月,李初梨以党组织名义,调我去担任驻“省委机关”重要工作。夏天的一个晚上,李初梨带我到省委机关,见了陈绍禹(即王明)还说独身男子房东不肯出租房屋。让我乔装成陈绍禹的妻子,我听后很不情愿。当晚我准备逃离回虹口,陈绍禹借口不许泄露党的秘密,硬把我留下。”
  易坚和王明驻的省委机关,在上海闸北横滨路一带,房间在二楼,是一间十几平米的房子,还有一个阳台。易坚驻守机关,担负保护机关安全的任务。王明经常外出,对他的“妻子”很不关心,很少谈起工作和斗争情况,更闭口不谈自己的经历。在二三个月的“夫妻”生活中,他仅有一次告诉过易坚,他的俄文名字叫“克劳白夫”。同易坚只看过一电影,片名叫“魂断蓝桥”。
  失恋的王明,仍然情系着孟妹,对自己“妻子”无动于衷。文静端庄的姑娘易坚,很不情愿作别人假妻子,又过不惯一人寂寞生活,更接受不了“丈夫”王明冷漠。于是她多次向王明提出离开这个“家”,最后王明同意后,易坚离开机关回了虹口原处。
  易坚绝对没想到,37年后“文革”中,她被挂牌游斗,牌子上写着:“王明的姘头”。这真是天大的冤枉!冤了处女易坚!冤了处男王明!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