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第6期

周恩来与坦赞铁路的援建

作者:■ 周伯萍



  我国对外经济援助的最大项目坦赞铁路,酝酿于“文革”以前,建成于“文革”期间。铁路起自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首都达累斯萨拉姆,终至赞比亚共和国铜带地区的卡比里姆博希,全长1860.5公里。沿线经过的地区,地形、地质和气候都很复杂,尤以坦境东非大峡谷一带155公里为甚,施工难度极大。工程从1968年5月开始勘测、设计,1970年10月正式开工,于1976年6月提前全面建成。整个工程质量优良,验收时,三国政府代表团都非常满意。工程费用总计109437万元,全部由我国提供,其中原预算98837万元为长期无息货款,因物价上涨而超支的10600万元为无偿赠送。我国先后派出专家和技术人员5万多名。施工高峰的1972年有1.6万人同时在现场施工。坦赞两国先后参加施工的人员共10万多人。在修建过程中,有64名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和157名坦赞工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坦赞铁路顺利建成,对坦赞两国发展经济、巩固独立、支援南部非洲的民族解放斗争,都发挥了巨大作用。1976年7月14日,坦桑总统尼雷尔在坦赞铁路交接仪式上讲话时,强调指出:坦赞铁路将对非洲和第三世界作出重要贡献,我们必须用我们的生命,用我们艰苦的、专心致志的和有纪律的工作来保卫它。1986年8月,赞比亚总统卡翁达在坦赞铁路运营十周年庆祝大会上致辞时,深切感谢中国在赞比亚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他们,称赞坦赞铁路已出色地完成了它的政治使命,帮助了非洲前线国家陆续解放,而且还将为东部和南部非洲优惠贸易区作出贡献。
  在“文革”期间,能够远隔重洋,顺利建成规模宏伟的坦赞铁路,堪称一大奇迹。
  我任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馆临时代办,本广仅就见闻所及着重记述周总理在援建坦赞铁路上的丰功伟绩。
  
  周总理主持制定的我国对外经援八项原则,导致尼雷尔总统要求中国援建坦赞铁路
  
  1963年底至1964年初,周总理访问非洲十国。1964年1月,在同加纳总统恩克鲁玛最后一次会谈时,提出了《中国政府对外经济、技术援助八项原则》,并在答加纳记者问时公开宣布。《八项原则》的内容如下:
  1、中国政府一贯根据平等互利的原则对外提供援助,从来不把这种援助看作单方面赐予,而认为援助是相互的。
  2、中国政府在对外提供援助的时候,严格尊重受援国的主权,绝对不附带任何条件,决不要求任何特权。
  3、中国政府以无息或低息贷款的方式提供经济援助,在需要的时候延长还款期限,尽量减少受援国的负担。
  4、中国政府对外提供援助的目的,不是造成受援国对中国的依赖,而是帮助受援国逐步走上自力更生、经济上独立发展的道路。
  5、中国政府帮助受援国政府建设的项目,力求投资少、收效快,使受援国政府能够增加收入,累积资金。
  6、中国政府提供自己能够生产的、质量最好的设备和物资,并且根据国际市场的价格议价。如果中国政府所提供的设备和物资不合乎商定的规格和质量,中国政府保证退换。
  7、中国政府对外提供任何一种技术援助,保证做到使受援国的人员充分掌握这种技术。
  8、中国政府派到受援国的帮助建设的专家,同受援国自己的专家享受同样的 物质待遇,不容许有任何特殊要求和享受。
  这八项原则是周总理根据我国对外提供经援和接受苏联援助的经验教训,经过反复考虑,与陈毅副总理和代表团成员多次讨论后,归纳出来的。它成功地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万隆会议十顶原则的精神运用到对外经济关系中,同帝国主义国家以实现政治控制和经济控制为目的的“援助”有根本区别。它是我国对外经援工作的纲领。当时各国报纸都在显著位置上刊登,在亚非国家产生了强烈反应。坦桑总统尼雷尔因而萌生了要求中国援建坦赞铁路的念头。
  尼雷尔总统是非洲杰出的政治家,对殖民主义深恶痛绝,青年时期就开始反殖斗争。1961年底国家一独立,他就积极支持南部非洲的民族解放运动。他深知不发展民族经济就不能巩固民族独立,也难以有效支持民族解放运动,因而急于修建一条开发西南部地区的铁路。但向英、美、法、西德求援,都无结果。赞比亚总统卡翁达是尼雷尔总统志同道合的老朋友,也积极支持南部非洲的民族解放运动。赞比亚是著名的产铜国,是内陆国家,三个出海口都为殖民势力所控制,经常受到它们的讹诈和威胁。1964年初赞比亚一独立,卡翁达总统就迫切希望修建一条从坦桑出海的铁路,并为此立即与尼雷尔总统磋商联合修建坦赞铁路问题。但他们向日本和世界银行等寻求援助也都落空。尼雷尔总统在绝望之际看到周总理宣布的八项原则,重又燃起了希望。1964年6月他先派总理卡瓦瓦访华,要求我国援建纺织印染厂、农场、农具场、广播电台等一批项目。我国政府全部满足了他们的要求,按八项原则签订了政府间协议,并迅速启动。尼雷尔总统因而确信中国对外经援的八项原则,不是虚假宣传,而是严肃真诚的政策。但又想到坦赞铁路耗资巨大,中国尚不富裕,且要援助许多国家,有无能力承建?心中无数,故向何英大使表示访华意图,想亲自与中国领导人商讨援建坦赞铁路的可能性。
  
  周总理1965年初主持作出援建坦赞铁路的决策
  
  我国驻坦桑大使馆将尼雷尔总统访华意图和有关背景材料及时报送国内,建议邀请尼雷尔总统访华,并建议如国内财力许可,最好能援建坦赞铁路。陈毅副总理兼外交部长立即将报告面交周总理,并通知各有关部门研提意见。周总理对这个报告十分重视,深思熟虑后约陈毅副总理、对外经济联络委员会主任方毅、铁道部长吕正操等同志共同讨论,形成五点意见。
  第一、修建坦赞铁路确为坦赞两国的迫切需要。两国总统不顾帝国主义的威胁利诱,积极支持南部非洲的民族解放运动,这种精神极为可贵。尼雷尔总统亲来求援,应该满足其要求。
  第二、在财力和技术上我国可以承担。援建费用可能要几个亿,一次拿出当然困难,但勘测、设计、施工整个过程将需八、九年,每年所需费用不过几千万,我国经济每年都会有发展,这笔费用承担得起。卡翁达总统尚未下决心要求中国援建,如只援建坦境路段,更不成问题。
  第二、集中力量援建这样一个大工程,其效果和影响决非在其它国家多搞一些中小项目所可比拟。
  第四、远隔重洋,在热带地区建设这样宏大的跨国工程,必然会遇到许多新问题、新困难。不能掉以轻心,而需派出精干的专家组进行考察,查明情况,提出对策,妥善安排。
  第五、我国同意援建坦赞铁路,势必引起西方一些国家的恐慌。它们为了维护传统利益和影响,有可能被迫同意援建。这也未尝不好,尼雷尔总统可以用中国同意援建作王牌,反对它们可能提出的苛刻条件。
  这五点意见高瞻远瞩,充分体现了八项原则的精神,是我国援建坦赞铁路的基本决策。事后毛主席、党中央也都同意。
  1965年2月,尼雷尔总统首次访华,受到隆重、友好的接待。在会谈中,刘少奇主席和周总理等主要国家领导人推心置腹的亲切态度,使尼雷尔总统也敞开了心扉,提出了援建坦赞铁路的要求。刘主席立即表示:坦境路段可以先定下来,待派专家组考察后再商定实施方案。赞境路段如卡翁达总统也提出援建要求,也将照此办理。毛主席会晤尼雷尔总统时,也同他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使他更有信心。尼雷尔总统过去为寻求援建铁路,同西方富裕国家进行过许多艰难的谈判,都无结果。这次向中国领导人一提出要求,立即得到充分理解和慷慨承诺,因而异常兴奋、感动。他多次向人表示:中国领导人真诚无私的高尚精神,当今世界无人能比。
  尼雷尔总统访华四个月后,周总理回访坦桑。当时西方国家已获悉中国将援建坦赞铁路坦境路段的消息,它们害怕中国的影响深入非洲,在猖狂攻击中国、攻击尼雷尔总统的同时,果如周总理所料,又做出要援建坦赞铁路的姿态。尼雷尔总统与周总理会谈时,坦诚表示:他不相信西方国家真有诚意,但他深知中国并不富裕,还要援助许多国家,援建坦赞铁路是中国一个沉重负担。因此,他拟同卡翁达总统一道,在即将召开的英联邦会议上再作一番努力,迫使英联邦成员国援建坦赞铁路。周总理也恳切地对尼雷尔总统说:西方国家果真能修,中国乐观其成;如果它们提出苛刻条件,尼雷尔总统可以用中国援建的条件同它们斗争;如果它们只喊不修,中国照修;如果它们中途停修,中国接着修;为配合尼雷尔总统的斗争,中国尽快派出考察组赴坦桑考察。这一席话反映出来的为朋友着想而又不强加于人的精神,使尼雷尔总统对中国对外经援八项原则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对周总理更加敬佩。我国考察组1965年8月抵坦,年底完成了坦境路段的考察任务。周总理还察看了坦桑现有铁路的一些路段,作出坦桑赞铁路的标准应略高于原有铁路的重要决策。
  英联邦会议1965年6月下旬在伦敦举行,英国在会上会下开展攻击中国、攻击尼雷尔、拉扰卡翁达的活动,美国也派特使赴伦敦协助,力图阻止中国援建坦赞铁路。尼雷尔总统在会上慷慨陈辞,坚决反击。英国首相和加拿大总理议定由两国的三家公司联合出资,组建英、加联合考察组,对坦赞铁路进行考察。考察工作于1965年12月至1966年4月完成,于1966年8月提出了英加考察报告,认为修建这条铁路是可行的,经济的。但却无人承建。与此同时,美国提出帮助坦、赞两国修建大北公路的建议,这条公路实际上是对原有一条劣质公路的翻修,线路与坦赞铁路大体相同;意大利提出援建一条由坦桑首都至赞比亚铜带的输油管。搞这两个项目的目的,在于挤掉坦赞铁路,坦赞两国总统接受美、意两国的建议,但认为这两个项目不能替代坦赞铁路。只是卡翁达总统由于尚不了解中国,仍寄希望于非洲发展银行和英、法、日的私人公司。但这些希望也都落空。经尼雷尔总统劝说,卡翁达总统派副总统卡曼加和外交部长于1966年10月访华。周总理亲切、诚恳地对他们做了深入的思想工作,明确表示:中国对坦、赞两国一视同仁,赞境铁路如果西方能帮助修,希望处理好两国铁路衔接问题;如果他们不愿帮助,中国将按坦境路段的条件给予援助。周总理请卡曼加把这些意见转告卡翁达。卡曼加等十分感动。卡翁达总统终于在1967年6月下旬亲自访华求援,立即得到中国领导人的慷慨承诺。周总理援建坦赞铁路的基本决策,至此全部确立。
  卡翁达总统回国途中,经停坦桑首都与尼雷尔总统晤谈。次日晚,尼雷尔总统以想吃中国饭为由到我们使馆作客,一见面就对我说,卡翁达总统首次访华非常成功,赞境铁路也确定由中国援建,卡翁达总统极为感奋,他在坦桑首都逗留时,逢人就夸中国好,简直象着了迷。尼雷尔总统说,他自己访华时也有同样感受,对卡翁达总统的这种心情完全理解。尼雷尔总统在我们使馆两个多小时,话题一直是坦赞铁路。他愉快地回顾了首次访华和同总理访坦的情况,讲了修建坦赞铁路对坦赞两国的极端重要性,说卡翁达总统把坦赞铁路视为生命线,要求比他更迫切。他根据切身经验,深知向西方求援只是幻想,所以多次劝卡翁达总统把目光转向中国。但卡翁达总统因受西方反华宣传的影响,担心中国援外人员都是脱下军装的解放军,一有机会就会控制受援国,顾虑很大。这次亲自去中国与同总理倾心交谈,才彻底改变了态度。当他向毛主席表示感谢时,毛主席说,已独立国家支援尚未独立国家,早独立国家支援晚独立国家是一种义务。赞、坦两国一独立就积极支持南部非洲的民族解放运动,这也同时支援了坦、赞自己。中国比坦、赞早独立十多年,坦、赞有困难,中国有义务支援,这也同时支援了中国自己,谈不上感谢。这一席话使卡翁达总统极为感动,他向尼雷尔总统表示:中国领导人义薄云天,与西方领导人真有天壤之别,他过去不了解中国,耽误了不少时间,亟需尽快启动工程。他已与周总理商定,回国后就着手组织政府代表团,与坦、中两国代表团一起,举行三国政府代表团第一次会议,商定有关问题。尼雷尔总统在整个谈话过程中,只字未提中国的“文革”问题,但在离开使馆时突然对我说:中国援建坦赞铁路的主要问题已经解决,只要中国的“文革”不冲击,这条铁路是一定会顺利修成的。卡翁达总统访华时,“文革”已搞了一年零一个月,造反派一面到处夺权,一面互相武斗,刘少奇主席已经靠边站,我国驻外大使,除黄华同志外全部回国参加运动。国际上反映很大,卡翁达总统不会不同尼雷尔总统谈论此事。估计是尼雷尔总统觉得这个问题太敏感,他还要继续观察,所以暂时不讲,但不经意间还是流露出了忧虑情绪。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