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第2期

溥仪曾要求参加苏联共产党

作者:江东阳



  伪满州国覆灭后,溥仪仓皇出逃,于1945年8月在沈阳被苏军逮捕,解往苏联赤塔。这时,他最怕的是落到中国人手里,以为那样必死无疑。他想:如果落到外国人手里,可能还有一线生望。苏联和英美是盟邦,不妨先在苏联住下来,然后设法迁往英美作寓公。
  主意既定,溥仪便为此努力。据他本人回忆,在苏联五年期间,口头不算,曾三次上书苏联当局,申请永远居留。溥仪的这些上书都没有存稿,因而不见于其口述历史《我的前半生》,但是,却被俄罗斯史学家找到了。有关情况,莫斯科1992年10月出版的《珍闻》杂志作过报道,1997年12月台湾《传记文学》发表了该报道的中文译文。据该文可知,1945年12月末,溥仪上书斯大林云:
  我十分满意,承蒙贵国政府之垂顾和不杀之恩,悉心照料,赖以存活于苏联境内,安然无恙,为此让我再次深表谢意。
  不揣冒昧,斗胆提出,请求贵国政府允许我永远留住在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境内,这将是我完善自己科学认识的最好机会。我真心愿意学习苏联的社会主义,同时,也要学习其他的科学……。
  (此系译文,非溥仪原文。)
  关押期间,溥仪曾组织“皇室马列学习小组”,有他的两个侄儿和弟弟溥杰参加。每天早晚各学习一小时。早晨学联共党史,晚上学《真理之声》。这一点,可以从《我的前半生》得到部分印证。该书云:“为了我们学习,收容所当局发给了我们一些中文书籍,并且有一个时期,叫我的弟弟和妹夫给大家照着本子讲《列宁主义问题》和《联共党史》。”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溥仪不仅申请留居苏联,学马列,而且竟要求参加苏联共产党。据当时给溥仪当翻译的格奥尔基·佩尔米亚科夫回忆:此事被拒绝后,溥仪还不明白他何以被拒绝。
  “共产党中连一个皇帝都没有吗?”他向苏联内务部官员提问。
  “没有。”
  “真遗憾。让我头一个加入就好了。”
  为了达到留居苏联的目的,表现其进步,溥仪真可谓“使尽浑身解数”了。
  历史和历史人物的性格都极为丰富多彩,它所衍生的各种情节、细节、人物的语言和行为方式常常既有其普遍性,又有其独特性;既有规律可寻,而又出人意表。就求生、讨好、力图减轻罪责等方面来说,溥仪的行为反映出某一类人共同的性格,但是,身为战犯而企图加入苏联共产党,这又只能是久居深宫,不知世事的溥仪的独特行为。
  从这里,是否能悟到将历史人物写“活”的某些道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