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第1期

毛泽东“没有想到”的胜利

作者:熊向晖



  
  周总理正告基辛格:你们要在联合国制造“两个中国”,中国政府一定公开批驳。基辛格说:请你们对我们的总统少用些尖锐的形容词。
  
  1971年5月,巴基斯坦方面转来美国总统尼克松的口信,说他准备来北京同中国领导人交谈中美关系正常化以及彼此关心的问题,为此先派他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秘密访华,进行预备性会谈。毛泽东主席决定,以周恩来总理的名义经巴方转告美方,表示同意。
  总理组成工作组,由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尚未就职的首任驻加拿大大使黄华、总理助理熊向晖、外交部欧美司司长章文晋、礼宾司副司长王海容参加总理同基辛格的会谈。译员为冀朝铸和唐闻生。
  总理对准备参加会谈的同志说,作为号称世界头号强国的总统,尼克松要来访问没有外交关系而且互相敌视二十多年的中国,这是国际关系史上前所未有的,表明尼克松确有改善对华关系的需要。但他受到种种制约,步子不会迈得很大。去年主席同斯诺讲到尼克松希望来京面谈一事时说:“谈得成也行,谈不成也行。”这是我们的基本态度。
  在为会谈准备的资料中,有一篇是《关于我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主要内容为:(一)美国一直顽固地阻挠恢复我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它在五十年代的主要手法是,操纵联合国大会(简称联大)的多数通过决议:“延期审议(后改为“不审议)关于排除中华民国政府的代表或让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的代表取得席位的任何提议”。它在六十年代的手法是,操纵联大多数通过决议:“根据联合国宪章第十八条,任何主张改变中国代表权的建议都是一个重要问题”(宪章第十八条规定,“重要问题”须由“到会及投票三分之二多数决定之”。(二)自1961年起,先由苏联,后由阿尔巴尼亚等国,在每届联大提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合法权利”的议案,均未获通过。1970年在第25届联大上,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国又提出这一议案(简称“两阿提案”),经大会表决,51票赞成,49票反对,首次获得多数。但因这届大会通过了美国炮制的“重要问题”提案,仍把我国排除在联合国之外。(三)1957年1月27日,毛主席在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说:“我们也不急于进联合国,就同我们不急于跟美国建交一样。我们采取这个方针,是为了尽量剥夺美国的政治资本,使它处于没有道理和孤立的地位。不要我们进联合国,不跟我们建交,那么好吧,你拖的时间越长,欠我们的账就越多。越拖越没有道理,在美国国内,在国际舆论上,你就越孤立。”
  总理说,不同基辛格谈联合国的问题。
  基辛格于1971年7月9日至11日秘密访华。总理在同他会谈中,就两国关系正常化问题全面阐明我国的原则立场。基辛格表示,中美关系正常化需要一个过程,美国明年大选,尼克松将会连选连任,在他第二届总统任期内,将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在此以前,美国将维持和台湾的现有关系,同时将采取一些有利于而不是有损于中美关系正常化的措施。
  双方商定,今后将通过中国驻法国大使黄镇进行联系。
  基辛格主动告诉总理:尼克松已经决定,美国今年将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取得联合国和安全理事会(简称安理会)的席位,但不同意从联合国驱逐台湾的行动。在尼克松访华前,如果美国听任台湾失去联合国的席位,将使尼克松总统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总理马上正告基辛格,你们要在联合国制造“两个中国”,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一定公开批驳。基辛格说,请你们对我们的总统少用些尖锐的形容词。
  在向主席汇报此事时,主席说,我们绝不上“两个中国”的“贼船”,不进联合国,中国照样生存,照样发展。我们下定决心,不管是喜鹊叫还是乌鸦叫,今年不进联合国。
  
  美国政府说:“在处理中国代表权问题时,联合国应当认识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都是存在的,……”
  
  7月16日,中美双方各自发表了内容相同的《公告》,宣布“尼克松总统于1972年5月以前的适当时间访问中国”。从7月中旬到10月中旬,关于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出现了以下情况:
  (一)7月15日,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18国驻联合国的代表给联合国秘书长吴丹的信中说:“我们奉本国政府之命,谨要求阁下将题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合法权利’的问题作为紧急问题列入大会第26届常会的议程。按照大会议事规则第二十条,随函附去解释性备忘录和决议草案。”
  这18个国家是: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古巴、几内亚、伊拉克、马里、毛里塔尼亚、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刚果、坦桑尼亚、罗马尼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也门、南斯拉夫、赞比亚、巴基斯坦。“决议草案”全文如下:
  联合国大会,
  回顾联合国宪章的原则,
  考虑到,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权利对于维护联合国宪章和联合国组织根据宪章所必须从事的事业都是必不可少的,
  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安全理事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
  决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利,承认她的政府的代表为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并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
  (二)8月2日,美国国务卿罗杰斯发表了《关于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的问题的声明》。8月17日,美国驻联合国首席代表乔治·布什致函联合国秘书长,要求将“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的议题;列入第26届大会议程”,并正式提出美国政府的主张。
  鉴于美方由罗杰斯而不是由尼克松发表声明,总理决定,我方相应地由外交部发表声明,驳斥美国政府提出的主张,全面阐明中国政府的立场。
  8月20日发表了总理亲自主持拟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声明》。
  声明指出:“美国政府宣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应当有代表权’,同时又主张‘应当不剥夺中华民国(指蒋介石集团,下同)的代表权’。这是尼克松政府在联合国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的大暴露。对此,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绝对不能容忍,并且坚决反对。”
  声明指出:“美国政府说,‘在处理中国代表问题时,联合国应当认识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都是存在的,并且应当在规定中国代表权的方式中反映出这一不容争议的现实’。这真是荒谬绝伦。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两个中国’,只有一个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是中国的一个

[2] [3]